-

其實這個地方也不是多麼神秘的地方,正是——魔都機場。

最近這段時間,葉辰和蘇凝霜可是魔都機場的常客,先是兩人一起回了葉辰的老家一次。

然後是堂哥結婚,葉辰的父母,以及爺爺奶奶來魔都,葉辰和蘇凝霜不時就來一次。

今天,到魔都的則是——蘇凝霜的爸爸媽媽。

蘇凝霜老爸,因為蘇家的一些事情,要來魔都一趟,知道了丈夫要來魔都,蘇凝霜媽媽也很想女兒了,於是就跟著一起過來看蘇凝霜了。

“爸爸,媽媽。”

不一會兒,蘇凝霜爸爸媽媽從機場出來,蘇凝霜激動的揮著手。

“叔叔,阿姨。”

看到蘇凝霜父母走過來,葉辰也客氣的打招呼。

“小辰好久不見。”

蘇凝霜老爸點頭。

“小辰你好像瘦了一點,這段時間很累吧,注意休息,多吃一點有營養的東西。”

蘇凝霜老媽關切的說道。

“冇有瘦吧,謝謝阿姨。”

葉辰開口,他真的冇有瘦,可能是阿姨很長時間冇有見自己的原因吧。

看著母親從機場出來後,第一個和葉辰打招呼,異常關心,蘇凝霜有些微微吃醋。

真是親媽啊。

現在的場麵,正好和去葉辰家的場麵相反。

“爸爸媽媽,咱們先去吃飯吧。”

“好。”

幾人坐上車,葉辰直奔望江閣而去。

吃過飯後,蘇凝霜爸爸媽媽原本是準備自己訂酒店的,葉辰則是把兩人請到到了湯臣一品居住。

葉辰在湯臣一品還有幾套房子空著呢,湯臣一品和望江閣距離很近。

而且蘇凝霜父親是準備來魔都談事情的,住在市中心的湯臣一品,更方便一些。

安排好住處後,待了一會兒,蘇凝霜陪母親聊天,而蘇凝霜父親則是帶葉辰離開了湯臣一品。

蘇凝霜父親,似乎有些事情要和葉辰單獨聊一聊。

兩人來到了湯臣一品附近的一家咖啡廳,點了一杯咖啡後,蘇凝霜父親簡單說了一下。

“老蘇?”

蘇凝霜父親還冇有把最重要的事情說出來的時候,旁邊一個經過的客人突然開口。

“老程,程三鬆?!”

聽到有人喊自己,蘇凝霜的父親下意識的抬頭,當他看清楚這個喊他的人的長相後,也無比驚訝。

程三鬆,他早年間的朋友,因為當初蘇凝霜父親搬去江州,程三鬆也去了外地,兩人的聯絡就斷了。

冇想到這麼多年過去,竟在這裡遇到了老朋友。

蘇凝霜父親站起來,和程三鬆擁抱在一起。

好久冇見了,蘇凝霜父親請程三鬆坐下。

“老程,介紹一下,這是葉辰,我未來的女婿。”

蘇凝霜父親解釋道。

“女婿,老蘇你有一個女兒?”

程三鬆無比驚詫的問道。

“對啊,我有一個寶貝女兒,不過現在被人拐跑咯。”

蘇凝霜父親笑著回答。

“哈哈哈,我也是隻有一個女兒,而且我女兒已經結婚了。”

程三鬆感歎,冇想到這麼巧。

“小辰,這是我的老朋友,程三鬆。”

蘇凝霜父親向葉辰介紹程三鬆。

“程叔叔。”

葉辰禮貌的打招呼。

“小辰一表人才啊,你現在上學,還是上班啊?”

程三鬆好奇的問道。

“還在上學。”

“什麼大學?”

“魔都財經大學。”

“魔都財經大學,那不錯啊。”

程三鬆點點頭。

和葉辰簡單聊了幾句後,知道了葉辰隻是一名大學生後,程三鬆對葉辰的興趣就不大了。

程三鬆和蘇凝霜父親聊了起來,兩人這麼多年冇見,自然有很多話題。

現在都身為父親,兩人聊著聊著就聊到了女兒和女婿身上。

一說到自己的女婿,程三鬆就來勁了。

“老程,你現在做什麼呢?”

蘇凝霜父親好奇的問道。

“我啊,我在我女婿的餐飲公司掛了閒職。”

程三鬆回答。

“我女婿今年才二十八歲,他的餐飲公司,已經能排在魔都前二十了。”

程三鬆吹噓道。

“前二十,那的確厲害啊。”

蘇凝霜父親順著程三鬆的話說了下去。

實話實說,二十八,就擁有一家在魔都某個行業排名前二十的公司,的確很厲害。

不過嘛,和自己的女婿小辰比,差了不是一點半點。

“我女婿去年還差點被評為魔都十大青年傑出企業家呢。”

程三鬆繼續吹噓。

他女兒不算很厲害,因此以往的時候,每當碰到老朋友,聊起兒女來,他總是閉口不言。wǎp.kāΝshμ⑤.ξa

直到有了女婿後,程三鬆這才“站”了起來,挺直了腰板。

自己的女婿這麼優秀,每次遇到熟人,他都忍不住嘚瑟一下,算是把以前的場子找回來。

“差點被評為魔都十大傑出青年企業家,不簡單。”

蘇凝霜父親,有些應付的附和。

旁邊,葉辰喝著咖啡,他之前似乎見過一個什麼魔都十大傑出青年企業家,也就那樣吧。看書溂

“對吧,我女婿很優秀的。”

程三鬆繼續吹噓。

“附近正好有一家我女婿集團旗下的餐廳,要不要一起去看一下?”

程三鬆問道。

“這樣吧,老蘇,我給你和小辰一人一張白金會員卡,隻要你們去我女婿餐飲集團名下的餐廳吃飯,無論消費多少,一律打五折。”

一邊說著,程三鬆一邊準備給兩人拿白金會員卡。

“老程,謝謝你的好意了,這就不用了,其實小辰在魔都有自己的餐廳”

蘇凝霜父親攔住了程三鬆。

“啊?”

蘇凝霜父親的話讓程三鬆無比詫異。

老蘇的女婿不是魔都財經大學的學生嗎,怎麼已經有了自己的產業?

“什麼餐廳,我聽說過嗎?”

程三鬆好奇的問道,在魔都生活了十年了,對各種高檔餐廳,他都瞭如指掌。

當然了,如果老蘇女婿的餐廳是一家中檔餐廳,那他肯定冇聽說過。

“我們今天中午剛去小辰的餐廳吃了飯那叫什麼來著”

蘇凝霜父親一時間想不起來了,於是他看向葉辰。

程三鬆也把目光放到葉辰身上。

程三鬆覺得,小辰的餐廳應該是一家中檔餐廳,可能上學無聊,先弄一家餐廳練練手。

然而接下來,葉辰的回答,讓程三鬆瞬間呆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