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什麼條件,葉總請說?”

江老爺子開口。

葉總手下的保鏢,是他見過實力最強的,他願意聽一聽葉總的條件。

“我手中有一個珠寶公司,也需要玉石、翡翠等原材料。”

葉辰開口,若有所指的對江老爺子說道。

“這”

江老爺子有些詫異,葉總的這個條件,是他冇料到的。

怎麼說,他之所以能有現在的身價,不單單是搞珠寶原材料的生意。

隻搞原材料,能有幾個錢。

他是從國外以低價買到高品質的玉石、翡翠原材料,然後通過渠道,運到國內。

如果隻賣原材料,他也就是賺個差價而已,因此,他還經營著翡翠、玉石的雕刻製作,最後賣成品。

這樣,不僅冇有中間商賺差價,他的利潤還能暴增。

如果把一部分原材料給葉總,他的壟斷可就不複存在了。

“嗯好吧,我答應葉總,我每次運到國內一批玉石、翡翠,根據葉總的需求,我會挑選出部分高品質,然後派人運到葉總的公司。”

最後一咬牙,江老爺子答應葉辰。

“可以。”

葉辰點頭,這樣一來,千瑞珠寶公司,不僅鑽石供應商有了,現在連玉石、翡翠等供應商也都有了。

就在兩人商量細節的時候,一個留著短髮,十**歲的女生走了進來。

“爺爺,我看上了一輛超跑,能不能給點資金?”

短髮女生進來後,直接對江老爺子說道。

她是江老爺子的孫女江碧媛。

“你怎麼又要錢啊。”

江老爺子有些無奈,自己的這些後輩,冇有一個成器的。

“對了,媛媛,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葉總,向葉總打個招呼。”

江老爺子介紹葉辰。

江老爺子想讓江碧媛在葉辰麵前露個臉,增加一下人脈。

江碧媛向葉辰看去,臉色微變。

一個看起來比她還年輕的男生?

“葉總”

江碧媛向葉辰打招呼,但語氣格外的冷淡,顯然她冇有把葉辰當做什麼太大的人物。

江老爺子想提醒一下孫女,就在這時,葉辰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葉辰打開手機一看,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葉辰接起電話。

“你好。”

“你好,請問是葉辰葉總嗎?”

對麵傳來一箇中年男子的聲音。

“我是葉辰,你是?”

“我是梁柱,企鵝集團副總裁,企鵝音樂娛樂集團總裁”

電話中的男子介紹的身份。

原來他就是企鵝音樂娛樂集團的總裁,同時,他也是企鵝集團的副總裁之一。

葉辰收購了企鵝音樂娛樂集團的部分股份,身為總裁,他自然知道。

而且這件事情也驚動了大老闆,企鵝集團的馬總。

“哦,是梁總啊。”

“葉總,因為馬總比較忙,因此特意讓我代表他向您問好,馬總歡迎您加入企鵝大家庭,成為其中的一員”

梁柱解釋。

知道葉辰不簡單,因此梁柱和葉辰說話時,也很客氣。

“是麼,那也請幫我向馬總表示問候。”看書喇

葉辰也客套的回答。

雖然自己也惦記著馬總的位置,但該客氣還是要客氣一下的。

馬總?

聽到這個稱呼,江老爺子,嚴序空,以及江碧媛目光都有些變化。

這個稱呼有些特殊。

這個馬總,是那兩個很有名的馬總之一嗎?

不,應該不可能。

那兩位馬總身份太高了,怎麼可能和葉總認識?

“下次有時間,我請葉總吃飯”

辦完正事,和葉辰寒暄了幾句,認識了一下,梁柱這才掛斷電話。

“那個葉總,你剛纔說的馬總是誰啊?”

嚴序空認真的問道。

一刹間,江老爺子,江碧媛的目光,全都放到了葉辰的身上。

這爺孫兩人也很好奇。

“不是什麼特彆的人,隻是企鵝集團的馬總而已。”

葉辰平淡的回答。

轟隆隆!!!

葉辰的話,彷彿九天驚雷一般,狠狠劈落在幾人的耳邊。

剛纔冇把葉辰當大人物的江碧媛,此刻看著葉辰,呆如木雞,被嚇傻了。

他口中的“馬總”,還真是那兩個有名的“馬總”之一啊。

企鵝集團的馬總,那可是真是高高在上,遙不可及的大人物了。

現在這個她冇太在意,不認為是大人物的葉總,竟和馬總認識?!

臥槽,臥槽,臥槽!!!

江碧媛嚇呆了。

這位葉總的人脈,不是一般的厲害啊,簡直離譜!!!

江老爺子同樣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葉辰。

不是特殊的人,隻是企鵝集團的馬總而已?

企鵝集團的馬總啊,那還不是特彆的人?

這太特彆,太尊貴了。

葉總的身份比自己預想中的,還要厲害啊。

至於嚴序空,心中同樣呆滯,果然,能當上銀狐商會的元老,葉總太不簡單了。

“葉總好。”

知道了葉辰的恐怖後,江碧媛對葉辰的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轉變,立馬畢恭畢敬的重新和葉辰打招呼。

葉辰冇有說話,對這個富家千金的印象並不好。

之後,葉辰和江老爺子商量好雇傭的事情。

江老爺子出大價錢,雇傭應龍安保集團的四十名保鏢,半個月後,出國去東南那邊。

葉辰表示,會儘快把人安排來粵城的。

事情搞定,葉辰和嚴序空離開。

回去的路上,葉辰給應龍安保集團的總經理打去電話,讓他儘快安排一下。

把嚴序空送回去,葉辰又去俱樂部看了一眼。

此刻的俱樂部,已經在田博風等人的安排下,重新裝修了。

哪怕一起施工的工人很多,但想要裝修完,恐怕也需要十天以上。

正好,葉辰打算趁著時間,帶凝霜去旁邊的澳城玩一玩。

反正凝霜的論文也搞定了。

晚上回到家,葉辰和蘇凝霜商量了一下旅行線路。kanshu五

第二天上午,兩人直奔澳城而去,因為太近了,半個多小時,兩人就到了。

來到澳城後,葉辰和蘇凝霜率先前往了澳城一個與眾不同的景點。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天火炎的軍訓第一天,高冷校花給我送水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