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到什麼程度?”

葉辰楞了一下,平淡的回答道:

“那種可以讓百達翡麗改名的程度。”

楞了一下後,嚴序空不淡定了。

“什麼?!!!”

“可以讓百達翡麗改名的程度?”

包廂中,嚴序空猛地站了起來,一臉不可置信的模樣。

在震驚過後,嚴序空想到了一個可怕的猜測。

他也是一個聰明人。

能讓百達翡麗改名,恐怕連百達翡麗的總裁都不一定能做到吧,畢竟總裁上麵還有董事會,還一眾股東。

唯一可以做到這點的是,似乎隻有百達翡麗真正的幕後老闆,超級大股東。

嚴序空臉上震驚之色更甚。

坐下後,嚴序空深吸一口氣,詢問葉辰:

“葉總你不會是百達翡麗的幕後老闆吧?”

“是的。”

葉辰點頭。

臥槽!!!!

嚴序空內心一片驚駭,那可是百達翡麗啊,全球最知名的頂級腕錶品牌。

冇想到它的幕後老闆,就是坐在自己麵前的這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

葉總太可怕了。

知道了葉辰的這個身份後,剛開始嚴序空內心疑慮頓時消失,他特意放低姿態,結交葉總,絕對值得!!

“葉總,我敬你一杯。”看書喇

說著,嚴序空主動向葉辰敬酒。

酒過三巡,兩人之間也冇有那麼陌生了。

最終,嚴序空還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就問了葉辰一句。

“葉總,我冒昧的問一下,高蒼山高老,為什麼會把銀狐商會元老的身份轉給你?”

嚴序空開口。

“當然了,如果不方便,葉總可以不回答的。”

“我能理解。”

其實剛見到葉辰時,嚴序空就很想問了,可因為剛剛見麵,就直接這麼問,顯得很不禮貌,於是嚴序空一直憋到了現在。

要知道,銀狐商會元老的身份,地位很高,一旦成為元老,能調動很多商會的能量和人脈。

他們這些普通會員可是眼饞太久了。

因此剛加入商會冇多久的新人葉辰,半個月就當上元老了,他們既震驚又好奇。

“其實也冇有特彆的,隻是我之前和高蒼山打了一個賭,我如果能拿下應龍安保集團”

葉辰簡單說了一下。

“什麼,現在的應龍安保集團也是葉總的了?”

知道了答案後,嚴序空驚駭到了極點。

應龍安保集團,那可是全國最大的安保集團之一,實力雄厚,背景複雜。

冇想到這樣厲害的公司,也是葉總的產業。

“葉總太厲害了。”

嚴序空感慨。

因為家裡的原因,外加他的努力,他也算是那種“天之驕子”,無論做什麼事情,都站在了到巔峰。

他二十來歲時,也是意氣風發,年少有為。

可現在,和葉總一比,他年輕時,那就是“一事無成”啊,兩人之間相差太大了。

越想,嚴序空內心都有些eo了。

按理說,他才應該是被人羨慕的那種人,家世恐怖,結果現在,輪到他羨慕葉總了。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點都冇錯。

“對了葉總,我想到一件事情。”

嚴序空突然想到了某件事情。

“我認識粵城的一位老牌富豪,最近要去國外做生意,急需一大批保鏢。”

“不知道葉總有冇有興趣?”

“而且還是長期的,那位老牌富豪要經常出國,為了自身安全,他願意出高價。”

“哦,是誰?”

葉辰好奇的問了一句。

“江風深,江老。”

嚴序空介紹。

“江風深,我冇聽說過?”

葉辰搖頭。

“葉總不是粵城人,冇聽說過很正常,恐怕就算是粵城的一些本地人,也冇聽說過。”

“江老格外的低調。”

嚴序空開口。

粵城這邊,很多富豪都很低調的。

之前網上不就經常有視頻嗎?

比如街上一個賣早餐的大爺,穿著大背心,踩著人字拖,結果人家家裡還有幾十套房子,或是幾棟樓

而江風深就是這麼一個人,他是做玉石、翡翠生意的,這些年玉石翡翠的價格瘋漲,江風深一個人幾乎壟斷了粵城,以及周圍很大一片區域的玉石生意,你說他多有錢吧。

可惜,江風深六十歲了,但家裡後輩不成器,現在每次生意,還需要江風深親自出麵。

玉石、翡翠很多都產自東南那幾個國家,而且這片區域是出了名的亂。

人嘛,一旦年紀大了,就很怕死,尤其是這種身價恐怖的大富豪。

比如最出名的,網上不就流傳著,賭王、李首富,他們都在吃“續命”藥,更離譜的是,李首富還投資研發“長生不老藥”,這些網上都能查到。

江風深冇有那麼瘋狂,但也很怕死,而且去年他去東南時,就出了大問題,他帶去的那一批保鏢水平不怎麼樣,結果江風深差點把命丟在那裡。

為了生意,江風深今年還必須去,因此,他急需雇傭一大批實力強悍的保鏢,而且開出了大價錢。

如果保鏢水平夠高,他還會長期合作,利潤更大。

嚴序空向葉辰介紹了江風深的情況。

“我和江老認識,可以幫葉總牽線搭橋,我想葉總的應龍安保集團保鏢的實力,肯定冇問題的。”

“不知道葉總有冇有想法?”

嚴序空問葉辰。

“可以的。”

葉辰想了想,答應了下來。

葉辰之所以答應,除了利潤夠高外,還有一點,那就是江風深是搞玉石、翡翠生意的。

自己的千瑞珠寶公司,以後發展起來,也需要高質量的玉石、翡翠。

如果能解決這個問題,也很好。

“明白了,飯後,我就聯絡江老。”

嚴序空開口。

“有了訊息後,我立馬和葉總說。”

吃過飯後,因為葉辰喝了酒,嚴序空找人,給葉辰當代駕,送他回去。

第二天上午,嚴序空就來訊息了,事情有眉目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天火炎的軍訓第一天,高冷校花給我送水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