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也不是什麼厲害的餐廳,隻是望江閣而已。”

葉辰謙虛的回答。

在魔都,望江閣隻能排名前十而已,連前三都算不上,真不算多麼牛逼。

“什麼?”

程三鬆被葉辰的回答震到了,猛地站起來,發出了驚詫的聲音。

因為程三鬆的聲音很大,所以周圍的一些客人都詫異看過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程三鬆感到相當尷尬,十分抱歉的對其他客人說了一下,立馬坐下。

“小辰,你說的是望江閣,是不遠處的望江閣嗎?”

坐下後,程三鬆忍不住詢問葉辰。

小辰說的望江閣,不會是和他知道的望江閣重名的吧。

“是的,程叔叔,怎麼了?”

葉辰回答道。

不是重名,真的是他知道的望江閣啊。

程三鬆內心驚歎不已。

怎麼了?

你管望江閣叫不是什麼厲害餐廳?

望江閣啊,那還不厲害?

那可是魔都十大餐廳之一,如果嚴格排序的,望江閣有可能排到第五,或是第六名的樣子。

在魔都,望江閣的大名,有多人不知道。

冇想到堂堂望江閣的幕後老闆,竟然是小辰這個大學生?

難以置信啊。

“老蘇,你這個未來的女婿,厲害了。”

程三鬆無比感歎的說道。

還在上大學,就已經是望江閣的老闆了,將來小辰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論名氣,他女婿的餐飲公司,比小辰的望江閣差遠了。

更重要的是,小辰太年輕了。

想當年,他上大學的時候,彆說有自己的產業了,連生活費都不夠。

此刻,程三鬆有些羨慕蘇凝霜父親了。

聽老朋友這麼說,蘇凝霜父親臉上露出自豪的表情。

他的女婿,是全世界最優秀的女婿,彆人不知道,反正他是這麼認為的。

又聊了一會兒,程三鬆要離開了。

“老蘇,你住在哪裡,之後我怎麼找你?”

“我暫時住在旁邊的湯臣一品,小辰的一套房子裡,具體是”

蘇凝霜父親回答。

嗯?

聽蘇凝霜父親說完,程三鬆敏銳的注意,剛纔老蘇說的是小辰的“一套”房子裡。

深層意思豈不是小辰在魔都不隻有一套房子,不然的話,老蘇的話可能就是——在小辰的房子裡了。

但加上了“一套”這兩個字,就不同了。

小辰能在湯臣一品有一套房子,那剩餘的房子,恐怕也會和湯臣一品差不多吧。

厲害,厲害。

老蘇女婿真的是年少有為啊。

想到這裡,葉辰在程三鬆心中的位置再次提升。

“老程,彆忘了有時間來找我啊。”

蘇凝霜父親最後和程三鬆擁抱了一下。

剛纔程三鬆雖然吹噓過他的女婿,那那就像親戚之間見麵後,自己孩子成績好,嘚瑟一下而已,並冇有什麼惡意。

“好,老蘇,有機會,我一定去。”

把蘇凝霜父親說的地址記下,程三鬆又和葉辰道彆。

“小辰將來不可限量,到時候可彆忘了我這個一個老傢夥”

很客氣的和葉辰聊了幾句後,程三鬆才離開。

程三鬆走後,蘇凝霜父親回到了之前的話題。

他這次把葉辰喊出來,是有一件事情說得。

“小辰,明天下午你有時間嗎?”

蘇凝霜父親問道。

“明天下午有時間。”

葉辰思考了一下,點了點頭。

“那好,你和我去一個地方吧。”

蘇凝霜父親點頭。

“我給你介紹一下魔都頂級富豪們都喜歡去的一個地方。”

蘇凝霜父親神秘的介紹,但具體是哪裡,他並冇有直說,隻是告訴葉辰,等明天和他去了,就知道了,絕不會後悔的。kΑnshú伍.ξà

“好。”

葉辰點頭。

把事情聊完後,兩人回到了湯臣一品的家裡。

見葉辰回來後,蘇凝霜過來。

“葉辰,你先陪我父母待一會兒唄,我有點事情,暫時出去一下,大概一個半小時後回來。”

蘇凝霜開口。

她之前和葉辰千瑞珠寶公司的首席設計師——顏玉丹約好了,今天見麵,顏玉丹繼續教她,她不能放人家鴿子啊。

為了將來給葉辰一個驚喜,蘇凝霜當然不能把去乾什麼告訴葉辰了。

“啊?”

葉辰有些詫異,凝霜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在她爸爸媽媽剛來不久,就要出去。

“好,有什麼事情,用不用我幫忙?”

葉辰點頭答應,順便問了一句。

“不用,我很快就回來。”

“辛苦你了。”

趁著父母都冇有注意這裡,蘇凝霜偷偷在葉辰臉上親了一下,然後拿上包包,快速離開了。

葉辰則是陪兩位長輩聊天,聊了一下最近的一些事情。

一個多小時後,蘇凝霜回來。

第二天下午,葉辰和蘇凝霜父親碰麵,在蘇凝霜父親的帶領下,葉辰朝他說的那個魔都頂級富豪喜歡去地方而去。

路上,葉辰也有些詫異,不知道蘇凝霜父親要帶自己去什麼地方。

這都快出了魔都市區了,那個神秘的地方,有些偏啊。

一個小時左右的路程,葉辰和蘇凝霜父女終於來到了目的地。

看著眼前的地方,葉辰大為吃驚。

真是冇想到,在魔都,竟還有這樣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