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第一眼看到了杜高卓手機上的照片,知道了魔都竟然有人有這輛寶馬七係高級防彈車,梁伯伯第一想法是想要從對方手中買下來的。

這輛車看起來很新,應該是剛買來不久,那更好。

他可冇忘記交好那位大人物的事情。

結果被杜高卓這麼一說,梁伯伯就換了想法。

這輛車的主人是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還是教授,這就不一般了。

這麼年輕,卻能擁有一輛全新的寶馬七係高級防彈車,他會是一般人嗎?

彆人不敢說,最起碼他,以及杜高卓的父親杜國興,他們都做不到。

彆說全新的寶馬七係高級防彈車了,就算是二手的,他也弄不到。

由此可見,這位年輕的車主,地位、人脈,以及財力的恐怖了。

什麼時候,魔都出現了這麼一位牛逼的年輕人。

他是不是來自於燕京的大少,或者是來自神秘財閥、以及豪門的繼承人之類的呢?

這樣的人,自己可要想辦法認識一下,最好能結交一下,俗話說,多個朋友多條路,如果能多認識一下大人物,將來遇到什麼麻煩,都會很輕鬆解決。

這也是為什麼他那麼辛苦的尋找寶馬七係高級防彈車的原因,還不是為了想要交好之前認識的那位大人物嗎?

“小杜,你認識這輛寶馬七係高級防彈車的主人嗎?”

梁伯伯認真的問道。

對於剛纔杜高卓說的,他的一個朋友怎麼怎麼樣,他纔不信呢。

和杜高卓的父親認識多年,他對杜高卓也是有些瞭解的,杜高卓雖然不是那種為非作歹的紈絝子弟,但也絕對不是一個好孩子。

“嗯梁伯伯那個其實吧”

被梁伯伯這一問,杜高卓一時半會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他不敢對梁伯伯撒謊,也不敢把實話告訴梁伯伯,他總覺得剛纔梁伯伯突然那麼問,有些不正常。

就在杜高卓無比糾結該怎麼回答的時候,彆墅門被人從外麵打開,杜高卓的父親杜國興回來了。

“咦,梁兄,你怎麼在?”

看到梁伯伯後,杜國興詫異的問道。

這位梁伯伯的身份不簡單,雖然兩人年紀相仿,但杜國興一直稱呼為梁兄。

“老杜,我有事情找你。”wǎp.kāΝshμ⑤.ξa

看到杜國興回來後,梁伯伯開口。

“好,咱們去書房談。”

杜國興請梁伯伯去了書房,一直見書房門關上,杜高卓才鬆了一口氣。

梁伯伯有事情要和父親,這麼一來,那輛寶馬七係高級防彈車的事情,梁伯伯應該會放到一邊。

杜高卓不再擔心,再次開始算計葉辰。

明白了為什麼葉辰的車這麼結實後,杜高卓還是不甘心。

幾分鐘後,在杜高卓計劃怎麼報複葉辰的時候,杜國興和梁伯伯突然從書房出來了。

“高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杜國興率先質問。

“老爸,你說什麼,我怎麼不懂?”

杜高卓不解的問道。

“就是那輛寶馬七係高級防彈車的事情。”

“什麼?”

剛剛鬆了一口氣,把懸著的心放下來的杜高卓愣住了。

剛纔在書房中,梁伯伯已經把那輛寶馬七係高級防彈車的事情告訴了杜國興。

“事情是這樣的”

杜高卓不敢隱瞞了,隻能說了實話。看書喇

隻不過他的話中,有七分真三分假,他隱瞞了一些事情,減弱了自己的責任,比如葉辰已經是蘇凝霜男朋友的事實,就被杜高卓隱瞞了。

他隻是說和葉辰是情敵,在共同追一個女人。

知道了緣由後,梁伯伯和杜國興有些無語,原來是這樣。

尤其是杜國興臉色更是青一陣紫一陣。

啪!

終於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了,杜國興狠狠給了兒子一巴掌。

“爸,你打我乾什麼?”

站著的杜高卓,直接被一巴掌扇到了沙發上,杜高卓的巴掌力度極大。

杜高卓一臉委屈的質問。

按理說,他已經把自己的責任說小了不少,而且這次還是他吃虧,父親不幫自己的忙也就算了,怎麼打他。

“打你,我還想掐死你呢?!”

杜國興大罵,越看這個兒子越生氣。

如果梁兄冇有告訴他那輛寶馬七係高級防彈車的厲害之處,他肯定不會說什麼。

但經過梁兄的介紹,杜國興知道了那位擁有寶馬七係高級防彈車的車主是一位大人物,他自然動怒了。

先不說自己兒子有冇有隱瞞什麼吧,單單是和那位大人物爭一個女生,甚至發生了衝突,這就不行,絕對不行!

連梁兄都不敢得罪的大人物,他們杜家敢得罪嗎?!

“你知道那個開寶馬七係高級防彈車的年輕人多麼厲害嗎?!”

“這次我們杜家是危險了。”

杜國興怒罵兒子。

捂著臉,杜高卓也意識到了不對勁。

“你,去書房給我跪著,給我跪一晚上!”

杜國興指著書房門。

跪一晚上,這不是要了他的命嗎?!

但此刻,麵對暴跳如雷的父親,杜國興可不敢違背,隻好低著頭,垂頭喪氣的去書房裡跪著了。

“梁兄,你看這怎麼辦啊?”

杜國興求助梁伯伯。

“還能怎麼辦,儘全力補救啊,你立馬備厚禮,想辦法去和那位大人物見一麵,當麵賠禮道歉。”

梁伯伯出謀劃策。

“對了,還有一條,讓小杜退學,離開魔都大學,去國外讀書吧。”

“嗯,也隻好這樣了。”

杜國興點頭。

“對了,老杜,你去賠禮道歉的時候,千萬彆帶著小杜,如果帶著,恐怕會讓那位大人物更生氣,會起反作用。”

梁伯伯補充,他曾經也有過情敵,因此才這麼說。

“好,好,好,我立馬準備東西。”

杜國興連忙行動起來。

梁伯伯則是離開,他自然也想去結交一下那位大人物了。

但吃不準那位大人物的脾氣性格,萬一那位大人物不好相處怎麼辦,現在有了杜國興出麵,他正好暗中觀察一下。

新的一天,中午,葉辰和蘇凝霜碰麵,兩人去了一個以前不經常去,但最近卻經常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