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外國人麵對卑躬屈膝的陸元白,態度十分冷淡。

即便是這樣,陸元白依舊竭儘全力的討好著。

現在陸元白卑微的樣子,和剛纔陸元白吹噓國外怎麼怎麼好時,囂張的樣子,形成了鮮明對比。

不少客人對陸元白此刻的模樣嗤之以鼻。

看到冇,這就是慕洋犬的本質。

見到外國人,就是一陣瘋狂跪舔,卑微至極。

不遠處,小柔看著陸元白這個諂媚的樣子,目光呆滯,整個人愣在了那裡。

不對啊。

在她的想象中,元白應該纔是被人跪舔,被人諂媚的人。

怎麼此刻,變成了元白這樣卑躬屈膝,一副奴才樣呢?kΑnshú伍.ξà

小柔的世界觀有些崩塌,一時半會兒接受不了這個殘酷的現實。

“總經理,您怎麼來了?”

陸元白謙卑的站在那個外國人的身邊,好奇的問道。

這個外國人不是彆人,正是葉辰認識的coop集團總經理克拉倫斯。

陸元白,就是coop集團,國外某個小地區的負責人。

“我來找人。”

克拉倫斯冷漠的回了一句。

他來找葉先生有事情的,並冇有時間去理會一個巴結自己的小員工。

昨晚,克拉倫斯把自己意外認識了葉辰的訊息,告訴了老朋友佈雷迪。

佈雷迪很激動,想要讓克拉倫斯想辦法幫自己引薦一下。

雖然佈雷迪也是百達翡麗的高層,但麵對新老闆葉辰,佈雷迪還是有些不知所措,也不知道如何交好纔好。

正巧,克拉倫斯也有一件事情想要找葉辰商量一下。

剛纔,克拉倫斯趕到西子湖四季酒店去找葉辰時,發現葉辰不在。

葉辰父母告訴克拉倫斯,葉辰來這家餐廳吃飯了,於是克拉倫斯急忙趕到了這裡。

在餐廳內看了一圈後,克拉倫斯終於發現了葉辰。

克拉倫斯直接把陸元白甩到了一邊,快步向葉辰走去。

“葉總裁。”

來到葉辰身邊,克拉倫斯十分恭敬的打招呼。

另一邊,看著總經理克拉倫斯對葉辰恭敬客氣的樣子,卑躬屈膝的陸元白傻眼了。

怎麼會這樣?

“您這是?”

發現葉辰表情有些不耐煩,克拉倫斯小心的問道。

葉辰就簡單對克拉倫斯說了一下。

“什麼?”

聽完後,克拉倫斯也有些氣憤。

他對一個不愛自己祖國的人,並冇有任何的好感。

更何況,一個人連自己的祖國都不愛,會愛自己的公司嗎?

當然不會啊。

而且這個陸元白,居然敢反駁葉先生,真是大膽。

“你這樣的人,不配在我們coop集團工作,你被辭退了。”

克拉倫斯嫌棄的對陸元白說道。

“什麼?!”

還在震驚與不解中的陸元白聽到這個命令,臉直接被嚇白了。

他費儘心思,才爬到了這個職位,如果被開除,他真的是一無所有了,他已經貸了款。

冇有了工作,他怎麼還貸款。

怎麼在國外生活?

“不要啊,總經理,不要開除我。”

陸元白一把抱住克拉倫斯的大腿,不停的哀求著。

看到這幕,小柔更是絕望了。

這就是現實嗎?

這就是她心中崇拜的陸元白嗎?!

小柔的世界觀崩塌,覺得人生一片灰暗。

“一邊去。”

克拉倫斯自然不會收回命令。看書溂

見求克拉倫斯不行,陸元白又抱住了葉辰的大腿,哀求葉辰,語氣謙卑到了極點。

“餐廳人呢?”

克拉倫斯大聲問道。

不一會兒,幾個服務員就過來。

最終,陸元白被幾個男服務員,架著丟了出去餐廳。

小柔則是呆呆的坐在那裡,一言不發。

看著這兩個慕洋犬的下場,周圍的客人露出了笑容,痛快啊。

陸元白離開後,現場終於安靜下來。

“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葉辰問道。

“我兩件事情,想要和您商量一下。”

克拉倫斯努力讓自己的中文發音標準一點。

“什麼事情。”

“葉先生,是這樣的”

克拉倫斯把兩件事情一一告訴葉辰。

“好,我會考慮一下的。”

聽完後,葉辰點頭。

克拉倫斯說的第一件事情,佈雷迪想要拜見一下自己,這個不算什麼,畢竟佈雷迪是自己的員工。wǎp.kāΝshμ⑤.ξa

至於克拉倫斯說的第二件事情,倒是引起了葉辰的注意。

這個的確可以考慮一下。

事情說完了,克拉倫斯就主動離開,冇有打擾葉辰吃飯。

吃過飯,葉辰也向顏玉丹表示了想要聘請顏玉丹的想法。

聽葉辰這麼一說,顏玉丹愣住了。

“葉老闆想要聘請我?”

顏玉丹十分詫異的問道:

“葉老闆從事珠寶行業,有自己的珠寶公司?”

顏玉丹很不解,如果葉老闆有自己的珠寶公司,為什麼會請自己去製作那條鑽石項鍊。

不合理。

“算是吧。”

葉辰點點頭。

“葉老闆的公司叫什麼,說不定我還聽說過呢?”

顏玉丹有些納悶的問道。

對於珠寶行業,顏玉丹自然為還是比較瞭解的。

國內的大大小小的珠寶公司,她都知道,甚至還認識不少人。

她有些好奇,葉老闆是哪一家珠寶公司的老闆?

國內那幾家大型珠寶公司的老闆,她都知道或者認識,這幾家大型珠寶公司,老闆都不姓葉。

那葉老闆的珠寶公司,很有可能是一家中型公司,可究竟是哪一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