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嚴的妖孽人生》

小說介紹

我拍開他的手,咬著牙叮囑:以後帶人回來,不用通知我。他卻不以為然,反而對我彆扭的模樣十分滿意,好像隻要看著我難受,自己就會無比快樂。我氣得扭頭就走。可陸銘身高手長,隨便一伸手,又扯住帽子將我拉了回來。多大的人了,這麼點小事還乾不好。他把衛生巾扔在玄關,慢條斯理地幫我把外翻的衛衣帽子整理好。偏偏他離得又近,灼熱的呼吸噴就灑臉上,讓我頓時心如擂鼓。他總是這樣,打一巴掌給個甜棗。陸銘,你看見我的耳環了嗎?正說著,一個嬌滴滴的女生就出現在他身後。看見人的那一刻,我不自覺後退了一步。...

《蕭嚴的妖孽人生》

第2章

免費試讀

我家是開便利店的,還就在他家隔壁。

就某些事來說,的確很方便。

但也是這種方便,給了他一遍遍紮我心的機會。

給你。

我紅著臉,冇好氣的地把衛生巾扔進他懷裡。

可轉身的刹那,又被他抓住了帽子。

怎麼,不高興了?

明知故問。

我拍開他的手,咬著牙叮囑:以後帶人回來,不用通知我。

他卻不以為然,反而對我彆扭的模樣十分滿意,好像隻要看著我難受,自己就會無比快樂。

我氣得扭頭就走。

可陸銘身高手長,隨便一伸手,又扯住帽子將我拉了回來。

多大的人了,這麼點小事還乾不好。

他把衛生巾扔在玄關,慢條斯理地幫我把外翻的衛衣帽子整理好。

偏偏他離得又近,灼熱的呼吸噴就灑臉上,讓我頓時心如擂鼓。

他總是這樣,打一巴掌給個甜棗。

陸銘,你看見我的耳環了嗎?

正說著,一個嬌滴滴的女生就出現在他身後。

看見人的那一刻,我不自覺後退了一步。

是劉嘉怡。

這個女生,潑過我臟水,罵過我醜八怪,還汙衊我偷錢過。

兩人耳語了什麼,襯得站在門外的我十分多餘。

指甲在手心嵌下好幾個月牙,眼看著兩人馬上要手挽手關上家門,我不知哪裡來的勇氣,直接對著陸銘的背影喊了一嗓子。

我不想喜歡你了。

他腳步一頓,放在劉嘉怡腰上的手也顫了一下。

停了幾秒,才輕聲對她說,你先進去。

劉嘉怡輕蔑地看了我一眼,冇說什麼,聽話地回去了。

就是那眼神,誌得意滿,寫滿了對我的嘲諷和蔑視。

我其實並不在意。

因為這麼多年,能傷到我的隻有陸銘。

他緩緩轉過身來,眉頭皺起,從兜裡掏出一支菸點起。

又要絕交?

說得漫不經心,吃定了我是雷聲大雨點小。

我死咬著嘴唇,想要說點什麼狠話,卻發現我果然和他預想的一樣冇出息,同樣的話怎麼也說不出第二遍來。

最後陸銘等得不耐煩了,丟掉菸頭,不屑地先下了判決書。

行,肖晴,你最好說到做到,誰先找誰,誰就是狗。

有病。

放狠話像小學生似的。

但我必須承認,我的嘴硬程度和他差不多。

我在原地站了許久,懸在半空的手在他家門鈴上猶豫了好幾次,最終還是冇有按下去。

好,這次說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