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肖晴蕭葉蘇雨溪小說》

小說介紹

高鐵飛馳,車廂之中,乘警到來。那兩韓國留學生看到乘警到來,相互對視一眼,叫聲愈發淒慘。“發生了什麼事情?”兩名乘警剛進車廂,看到地上的血跡,以及一個比一個慘的韓國留學生,眉頭不由跳了一下,臉色微變。他們所管轄的車廂,出現打架鬥毆,尤其是這種涉及外國人的事件,他們都是要承擔責任的。...

《肖晴蕭葉蘇雨溪小說》

第9章

免費試讀

高鐵飛馳,車廂之中,乘警到來。

那兩韓國留學生看到乘警到來,相互對視一眼,叫聲愈發淒慘。

“發生了什麼事情?”

兩名乘警剛進車廂,看到地上的血跡,以及一個比一個慘的韓國留學生,眉頭不由跳了一下,臉色微變。

他們所管轄的車廂,出現打架鬥毆,尤其是這種涉及外國人的事件,他們都是要承擔責任的。

“你們華夏人,太欺負人了,仗著身手好,毆打我們!”

長髮韓國留學生口中還在淒慘的流著血,由於牙齒被打掉了幾顆,說話都漏著風!

他說著,努力的爬了起來,眼中陰狠的看向了蕭葉,開口道:“就是他打了我們,你今天如果不把他抓起來,判以重刑,我們就要把這件事告訴大~使~館!”

“對!我的腿好像斷了,這件事情,你們華夏人,必須要給我們一個說法!”

另外一個平頭韓國留學生想站起來,但是腿上卻傳出了一陣劇烈的疼痛,身上宛如散了架一般,都是疼的。

“我草~尼~瑪,你們還要不要臉了?!”

那個先前被兩名韓國留學生打的華夏學生,聞聲不由大怒,這兩個韓國棒子,在這個時候,竟然還敢倒打一耙!

這等無恥與不要臉,他簡直聞所未聞!

暴怒之下,他直接抬起了手,想直接朝著距離他最近的那個韓國棒子臉上,狠狠的抽過去!

不過,他的手剛剛抬起,就被其中一個年紀稍微大一些的老乘警給攔住了。

那個老乘警的手很穩,大拇指和食指之上,有明顯的老繭,蕭葉看到這一幕,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這個老乘警,應該是一個退役的軍人。

車廂裡的乘客,此時也都是一陣憤怒,簡直太無恥了。

“警察同誌,你們不要相信那兩個韓國人,是他們先侮辱咱們國家,然後又打人在先,你看你攔住的那個小夥子,他身上的傷,就是那兩個韓國人打的,要不是這位同誌及時出手阻止,那個小夥傷的恐怕會更加嚴重!”

車廂之中,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憤怒之中,有些顫抖,起身開口。

“不錯,是這兩個韓國人先動手的,他對咱們國家的侮辱,讓人無法忍受!”另外一個乘客,也怒然起身。

“警察叔叔,是他們先打的人,他們還說,咱們華夏的武術是垃圾,端午節,造紙術,印刷術什麼的,都是他們國家的。”

那個叫童童的小男孩,稚嫩的聲音,此時也響了。

“……”

車廂之中的乘客,群情激憤,將整個經過講出。

“你們胡說,是你們先打的人,我跟你們說,我們是國外友人,你們打了我們,就是涉外事件,如果不把這個打人者嚴懲,我們一定會鬨到大~使~館!”

長髮韓國留學生捂著紅腫的臉蛋,在鐵證麵前,滿臉憤怒地狡辯。

然而——

就在此時,蕭葉的腳步,驟然朝著前麵走了一步。

咯噔!

長髮韓國留學生看到蕭葉又動了,嚇得心頭一顫,臉色一變,將到嘴邊的話嚥了下去,腿一軟,往後退了一步,差點摔倒。

顯然,蕭葉給他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陰影!

“這裡是華夏,不是棒子國的阿貓阿狗可以撒野的,這件事,不要說你鬨到大~使~館,就是你鬨到聯~合~國也冇用!”

蕭葉的聲音並不大,但是卻給人一種鐵骨強硬的感覺!

甚至,帶著一抹鄙夷與蔑視!

車中的人聽著,隱約有一股莫名的激盪,他媽~的,區區棒子小國,也敢在華夏耍橫?

車上的人,看著蕭葉,滿滿的都是敬意。

那個退役軍人的老乘警,已經把整個事件聽全,他豁然往前走了一步,看向了那兩個韓國人,臉瞬間冷了下來。

“如果你們想告訴大~使~館的話,那就走法律程式,讓你們大~使~館來領人,要麼,你們就息事寧人,滾出這趟高鐵!”

那個老乘警竟然同樣強硬的甩下了一句話!

那兩個韓國留學生,徹底傻眼了,華夏的警察,現在都這麼強硬了,語氣裡,甚至都冇有把他們的大~使~館放在眼裡?

他們又看了一眼周圍憤怒與鄙視的目光,臉色通紅,支支吾吾的,冇有說出一句話。

他們是留學生,如果真鬨到大~使~館,那麼今天的事情,要是查明瞭,他們兩個的家庭,廢了這麼大的力氣,才獲取的留學名額,說不定就會被取消。

甚至,在檔案記載裡,留下一個永久的汙點,直接影響他們兩個的未來。

他們原本以為,用大~使~館嚇唬一下,就可以輕而易舉的解決麻煩,但是,他冇想到,在這個時代,就連車上的華夏乘警,對待他們,都這麼強硬。

眾目睽睽之下,他們兩個一時間騎虎難下。

也就在此時,高鐵又到了一個停靠的站點。

他們兩個聽到車廂之中,語音播報達到站點的聲音,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我……我們到站了,這……這事,就,就這樣吧。”

長髮韓國留學生,低著頭,結巴的說了一句話,灰溜溜的,在尷尬之中轉身就走。

平頭韓國留學生見狀,也鬆了一口氣,努力的爬了起來,一瘸一拐的趕緊跟著離去。

“呸!特麼滴,什麼玩意兒!”

那名被打的華夏大學生,揉了揉自己腫了一塊的臉,罵了一句。

車廂之中其他的人,眼中同樣是一陣鄙視,簡直太過無恥。

而車中的那個乘警,卻在此時,豁然轉身,朝著蕭葉行了一個禮,然後伸出了手,和蕭葉握了一下,開口道:“同誌,好樣的,這種無恥的棒子,就該被教訓!”

車廂之中的人聞聲,再次看向蕭葉,目光更加敬佩。

先前那兩個被搭訕的,青春俏麗的少女,臉上都是一陣火燒的感覺,要不是眼前這個男人,她們差點被那兩個無恥的韓國棒子忽悠了!

她們看向身上有著一股難以言明氣質的蕭葉,想說些什麼,但是,一時間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