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肖晴蕭葉蘇雨溪全文免費閱讀》

小說介紹

夜色如墨,燈火如豆,燕京街道上車流如織,宛如一條鋼鐵長龍,一眼看不到儘頭。

夜幕下,一輛出租車快速地朝著西山駛去。

西山是太行山的一條支阜,古稱“太行山之首”,又稱小清涼山,宛如騰蛟起蟒,從西方遙遙拱衛著燕京城,被譽為“神京右臂”。...

《肖晴蕭葉蘇雨溪全文免費閱讀》

第2章

免費試讀

夜色如墨,燈火如豆,燕京街道上車流如織,宛如一條鋼鐵長龍,一眼看不到儘頭。

夜幕下,一輛出租車快速地朝著西山駛去。

西山是太行山的一條支阜,古稱“太行山之首”,又稱小清涼山,宛如騰蛟起蟒,從西方遙遙拱衛著燕京城,被譽為“神京右臂”。

華夏成立之後,西山很長一段時間是軍方的駐地,如今依然有不少軍方機構在那裡。

蕭葉的家也在西山。

汽車裡,蕭葉看著窗外燈火璀璨的高樓大廈,腦海裡迴應著自己在部隊的點點滴滴,臉上有著無法掩飾的失落。

六年軍旅生涯,讓他對軍營產生了感情,將戰龍特種部隊當成了自己的另一個家。

而如今,他被迫離家,宛如被拋棄的孩子,怎能不失落?

至於秦戰說的方法……

蕭葉壓根就冇當回事。

拋開蕭葉有未婚妻不說,京城第一美人豈是那麼好追的?

退一萬步講,就算蕭葉追到了秦戰的姐姐,秦家老爺子就一定能保證將自己留在部隊麼?

“小心!”

突然,蕭葉餘光看到前方拐出一輛黑色跑車,瞬間回過神,大聲提醒出租車司機。

“茲~”

聽到蕭葉的提醒,出租車司機下意識打了一下方向盤,然後迅速踩下刹車,汽車輪胎與地麵劇烈摩擦,發出一陣刺耳的響聲。

“砰——”

儘管出租車司機反應很快,而且做出了最恰當的選擇,但因為黑色跑車突然出現,兩輛車還是撞在了一起,然後均是停了下來。

出租車的右側撞上了黑色跑車的左前側,黑色跑車左側葉子板凹了進去,大燈碎裂,碎片掉了一地。

“完……完了!”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出租車司機如墜冰窖,從頭到腳一陣發寒,臉上充斥著驚恐。

因為給孩子看病,他在三年前花光了家中所有積蓄,並且借了一堆外賬。

為了給親朋好友還錢,他白天工作,晚上跑出租,每天隻睡四個小時。

三年如一日。

三年過去了,他的頭髮全白了,三十出頭的年紀看上去卻像五十歲一樣蒼老。

然而——

就在他即將還完賬,看到家庭和人生希望的時候,卻將一輛跑車撞壞了……

雖然他不認得前方的黑色跑車,但用腳趾頭也能想到價格不低,維修費也是天價!

而發生追尾事故,通常而言,責任都是後車的。

這一刻,他隻覺得末日降臨,身子一晃,差點暈了過去。

“唉……”

蕭葉見狀,輕輕歎了口氣,心中很是同情出租車司機。

“媽~的!”

與此同時,黑色跑車中,一名穿著花襯衣的青年坐在駕駛位上,發現方向盤動不了,頓時怒罵一聲,然後看了一眼副駕駛位上的女孩。

女孩臉蛋緋紅、目光迷離、渾身酥軟地坐在副駕駛上,望向青年的目光憤怒,但更多的是懇求,似乎在懇求青年放過她!

“不要急,等我教訓不長眼的傢夥,就讓你體驗做女人的滋味!”

察覺到女孩目光中的懇求,青年的臉上冇有一點仁慈,而是冷冷一笑,拉開了車門。

嗯?

出租車裡,蕭葉看到青年怒氣沖沖地走下車,發現青年臉蛋通紅,走路時身子有些搖晃,當下判斷出青年喝了酒,而且還喝了不少。

這讓蕭葉為出租車司機鬆了口氣。

“媽~的,下車!”

與此同時,青年幾步衝到出租車車窗旁,握拳捶打著車窗,大聲叫罵道。

出租車司機如夢驚醒,但一臉不知所措。

“不用緊張,他喝酒了,責任不在你。”蕭葉開口提醒道。

喝酒了?

耳畔響起蕭葉的話,出租車司機先是一怔,而後確實發現青年臉蛋通紅,當下鬆了口氣,推開了車門。

“你他~媽會開車嗎?”

青年怒吼一聲,一把抓住出租車司機的衣服領子,將出租車司機從車裡拽出,順勢就是一巴掌。

今晚,他好不容易下藥搞定副駕駛位上那個惦記很久的女孩,本要帶著女孩去彆墅好好快活一番的,結果卻被出租車司機壞了好事——跑車的助力器被撞壞了,無法繼續駕駛了!

這……怎能不讓他憤怒?!

“啪——”

出租車司機猝不及防,被青年一巴掌抽中,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

“你……你酒駕,是你的責任!”出租車司機憤怒而憋屈地說道。

“老~子酒駕怎麼了?!”

聽到出租車司機的話,青年非但冇有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反倒是怒氣沖天,抓著出租車司機再次揮拳。

青年雖然喝了酒,但因為經常健身,身體素質很好,而出租車司機這三年為了還女兒治病期間借的外賬,已經將身子熬垮了,根本無力抵抗,直接被青年一拳打趴在地上。

夜幕下,出租車司機的嘴角破裂,溢位了血絲,臉蛋瞬間腫起,跟饅頭一樣,看上去很慘。

“媽~的,讓你壞老子好事!”

儘管如此,青年還不解氣,他憤怒地罵著,再次上前,準備繼續暴打出租車司機。

“住手!”

然而——

下一刻,不等青年再次出手,一個聲音陡然響起。

話音落,人影現。

蕭葉如同鬼魅一般,憑空擋在了出租車司機身前。

“你……你他~媽的誰啊?”

青年先是一驚,然後意識到蕭葉是乘客,冷笑道:“你讓我住手,我就住手?”

“酒駕還打人,你眼中還有法律麼?”

蕭葉眉頭一挑,對方有錯在先,卻出手打人,簡直是有恃無恐,視法律為空氣。

“老~子警告你,不要管閒事,有多遠滾多遠,否則弄死你!”

青年狂得一批,那感覺蕭葉是街上的阿貓阿狗,隻要他願意,就可以隨手拍死。

話音落下,青年不等蕭葉回話,便掄起拳頭,一拳砸向蕭葉。

蕭葉不躲不閃,右手伸出,呈掌狀,宛如一扇大門一樣守在身前。

“啪!”

旋即,悶響傳出,青年隻覺得自己一拳打在了銅牆鐵壁上,五指彷彿斷了一般,劇痛無比。

這個結果,讓青年心中巨震,臉色狂變,意識清醒了幾分,滿臉驚駭地看著蕭葉,那感覺彷彿在問:他是什麼人?

“哢嚓——”

迴應青年的是一聲脆響。

蕭葉的五指猛然扣住青年的手腕,猛然一個下壓,青年的手腕瞬間脫臼。

“啊——”

青年手腕傳來一陣劇痛,痛得哀嚎一聲,醉意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單膝跪倒在地,表情痛苦至極。

“啪——”

下一刻,青年的哀嚎戛然而止,被一聲脆響取代。

夜幕下。

蕭葉掄起右手,像是拍蒼蠅一般,一巴掌將青年拍翻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