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我在後宮開後宮 >   第970章

-

冷落月讓春雨幫她拿著風箏,她拿著纏線的桄子再前頭跑,邊跑邊回頭,又長又粗的蓬鬆的辮子,在身後跳躍,裙襬如浪花綻放。

發間的珍珠,在冬日暖陽的照耀下微微發光。

彥成手握著刀柄,如往常一樣,在禦花園裡巡邏,眼睛四下巡視時,餘光忽然瞥到左側草坪有抹白色的身影在跑動,不由轉過頭去多看了一眼,頓時瞳孔一縮,心也猛烈地跳動了一下。

他腳步一頓,聽見了自己心跳的聲音。

阿孃,我看到仙女了。

在草坪上奔跑著放風箏的女子,清醒脫俗,美麗靈動,又帶著一絲俏皮,宛如仙女下凡,美得讓人移不開眼。

走在彥成身後的侍衛,見他不走了,還在盯著某處瞧,便順著他的視線看去,這一看也都走不動道了。

冷妃娘娘好美呀!

一眾侍衛看得移不開眼,但眼神卻冇有一絲褻瀆,隻有敬畏和仰慕。

一個年長一些的侍衛,最先回過神來,推了推前麵的人,“快走,冷妃娘娘可不是咱們能盯著看的,眼睛不想要了?”

聞言,侍衛們皆如夢初醒,依依不捨地收回視線,繼續巡邏。

彥成一邊走,一邊回頭看,原來這就是冷妃娘娘,他剛進宮當差不久,還是頭一回看到冷妃娘娘呢!

以往聽人說起冷妃娘孃的美,他總在腦子裡想,冷妃娘娘到底是長什麼樣,才能引得人寫詩讚美,將她的美貌誇得天上有地上無。

今日瞧了真人,覺得那些文人墨客所寫的詩詞,都不足以形容冷妃娘孃的美,不過的確是天上有地上無的美。

風箏飛起來了,冷落月一邊放線一邊跑,忽而一陣風起,桄子轉動,風箏一下子就躥上去老高,線也到了頭。

當真是好風憑藉力,送我上青雲。

小貓兒仰頭看風箏,嘴上說著:“好高呀!”頭越仰越後,人直接倒在了草地上。

“小皇子。”春雨緊張地上前檢視,將人扶起。

小貓兒小大人一樣伸出手說:“雨雨我冇事。”

拍拍屁股,邁著小短腿跑到孃親身邊要風箏放。

冷落月把桄子給他,教他放風箏,“冇風,看到風箏要掉了,就扯扯線,把線收一收。”

她們今日放的是小小的蝴蝶風箏,大風箏是不敢給孩子放的,要是風大,風箏得把孩子給拽著跑了。

小貓兒認真聽著,見風箏像是要往下掉了,就用手扯了扯用細麻繩做的線。

冷落月幫著他把線收了收,突然肚子有些痛,“承盛,春雨,你們看著貓兒,我去出個恭就回來。”

怎麼突然肚子痛了呢?難道是因為她早上吃太辣了?

她今天想吃點兒辣的,早膳就讓采薇給她煮了一碗紅油抄手。

“奴婢隨娘娘一起去吧!”春雨道。

冷落月擺手,“不用,你們守著貓兒就好,我很快回來。”

她一個力大如牛的人,出宮那裡還需要人跟著。

有暗衛在附近守著,她也是放心讓承盛和春雨看著小貓兒的。

又摸了摸小貓兒的頭說:“聽承盛和春雨的話,孃親很快就回來。”

“嗯。”小貓兒重重的點了一下頭,“孃親去吧。”

冷落月手摸著肚子步履匆匆地走了。

藏在楓樹上的葉星看了一眼離開的冷妃,目光又落在了小皇子身上,放風箏的小皇子,可真是可愛呀!

不遠處,一行人也在慢悠悠地走著逛著禦花園,她們穿著顏色鮮亮的宮裝,打扮得精緻華麗,為冬日裡稍顯蕭瑟的禦花園,增添了幾分顏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