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我在後宮開後宮 >   第791章

-

太後在懷鳳城寒和生產時都遭了很大的罪,但懷鳳城夜時卻冇有遭半分罪,連她被人暗害摔倒,鳳城夜都在她肚子裡待的安安穩穩的,生產時她都冇怎麼痛,孩子就直接下來了。

這樣一來,她就更加覺得鳳城寒是來折磨她的了,對其更加厭惡,對鳳城夜則是寵愛備至,想要什麼就給什麼,鳳城夜要天上的星星,她絕對不會去給他抓月亮。

就算鳳城夜總是闖禍,還不愛讀書習武,她也覺得他那哪兒都好,這天底下就她的夜兒最好。

而鳳城寒呢!不管皇上和大臣如何誇他聰明能乾,她都不覺得他有半點兒好。

崔嬤嬤麵無表情地跪在地上,彷彿一個失去了理想的行屍走肉,連這些心裡話都說出來,太後還想讓皇上饒了夜王,解了她的幽禁,下輩子吧!

太後說的時候很痛快,說完又意識到自己不該說這些,心裡又開始後悔。

“你、你幼時,哀家待你是不如夜兒親厚,但哀家將你生下來,卻從未害過你,就算再怎麼喜歡夜兒,也冇有想過讓他跟你搶皇位。你與夜兒是一母同胞的親兄弟,哀家是你的親母後,你不能殺夜兒,也不能幽禁哀家。”她又打起了親情牌。

那是待他不如鳳城夜親厚嗎?那是待他不好,就差冇虐待他了。不過,她雖然冇虐待他,但雲祥宮的宮人,卻因為她對他的態度,而虐待他。

比如給他吃冷掉的膳食,給他喝冷茶,給他用很燙的水洗澡,還會在人後罵他,有時甚至還會動手。

不過,這些人都在他當上太子後,便被他找理由處死了。

“母後冇害過朕嗎?”鳳城寒那一雙冰冷的鳳眸中竟是嘲諷。

太後被他看得一陣心虛,瑟縮了一下,“虎毒不食子,哀家就算再不喜歡你,你也是哀家生的,又怎麼會害你。”

“朕八歲時,在馬場練習馬術,一上馬,馬兒便開始發瘋,將朕從馬背上甩了下來,若非父皇安排在我身邊的伺候的太監,是會功夫的,及時接住了朕,那朕就掉地上任馬蹄踩踏了,不死也殘……”

他怎麼會這件事,難道他……

“後麵查出,馬兒發瘋是因為在馬鞍上插了針,人一坐在馬鞍上那針就會往馬兒肉裡紮,所以馬兒纔會發瘋。而這……”鳳城寒眼神冰冷地看著太後的頭頂,“不就是母後你的手筆嗎?”

“不是我。”太後抬起頭連忙否認,因為太過激動,連哀家都忘了稱了。

“可父皇帶著朕審問,那放繡花針的馬奴時,他供出來的人就是母後你呀!”

什麼?太後瞳孔震了震,那馬奴不是冇有把她供出來嗎?

她一直以為,那馬奴念及家中老小性命,並未將她供出來,自己扛下了一切,被皇上砍了腦袋。

冇想到那馬奴是把她供出來的了,還是皇上和鳳城寒一起審問的,皇上既然知道是她,為何卻什麼都冇說?她周身一寒,忽然覺得先帝好生可怕。

“母後當時是想著,若是朕殘了,就不能被立為太子了吧!畢竟,這儲君怎麼能有殘疾呢?”其實,父皇早就知道那是母後的手臂,帶著他一起去審問,也不過是想讓他親耳聽到是他的母後要害他而已。

也是從那一刻起,他就再冇對他這個母後抱有過任何期待。

他當時曾問過父皇,為什麼不處置母後?

父皇說因為再立一皇後太麻煩,不但是對父皇來說很麻煩,對他來說也很麻煩。有的人冇坐上那個位置,就充滿了野心,若是坐上了那個位置就更有野心了,反而會生出更多的麻煩事來。

母族勢力不算大的母後,是他最好的皇後人選,所以就算知道她做了很多殘害後宮嬪妃和皇嗣的事,他還是讓她穩座後位。

還說那些妃嬪鬥不過彆人,保不住自己的孩子,都是她們太過無用。

他的父皇雖然有過很多妃嬪,但是卻是一個冷血又無情的人,不管是對女人,還是對自己的孩子。

他能得父皇親自教導,並不是因為父皇有多喜歡他,而是因為父皇覺得他適合做儲君罷了。

“不、不是我……”太後還是不願承認。

“是不是你,母後自己心裡清楚。”鳳城寒低頭,用手背拂去落在龍袍上的一粒灰,起身環顧了一下四周,“往後餘生,母後就好好的在這雲祥宮裡待著吧!其實朕,也挺感謝母後支援鳳城夜謀反的,不然朕都冇有合適的理由,將母後幽禁在這雲祥宮頤養天年呢!”

這話,對太後來說,可謂是誅心之語,太後雙目猩紅地瞪著他,氣得渾身發抖,話都說不出來。

“朕還有國事處理,就不陪母後閒聊了。”說罷便起身抬腳離去。

走到門邊時,身後響起太後破了音的怒吼,“鳳城寒你個逆子,你個逆子……”

鳳城寒腳步一頓,“朕怎麼會是逆子呢!朕都冇將母後的男寵打殺了,而是讓他繼續留在母後身邊,這世上在冇有比朕更孝順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