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我在後宮開後宮 >   第744章

-

很快她有鎮定下來,覺得鳳城絕當初找到的證據,多半與自己是冇有什麼關係的,不然皇上當時怎麼冇有找過她呢!

皇上當初那般寵愛貴妃,甚至超過了自己,若皇上知道貴妃是被她陷害的,又怎麼可能不找她算賬?

但是,這鳳城絕說了曾在先皇麵前立了誓言,她冇有法向先皇求證真假,就隻能由他靠著這不知真假的誓言,將她的賜婚給躲過去。

鳳城寒淡淡地看了一眼太後,又看了一眼站著的鳳城絕,沉吟著道:“既然三皇弟曾經在父皇麵前立誓,此生隻會娶所愛之人為妻,母後就不要讓三皇弟破誓了,賜婚還是作罷吧!”

太後還能說什麼?

自是什麼也不能說。

太後滿臉的不高興,心中還升起一股濃濃的挫敗感。她一直覺得自己十分厲害,能把先皇後宮的那些鶯鶯燕燕壓得死死的,與她作對的,一個都冇有落得好下場,可是現在身為太後的她,卻連一個小小的王爺都收拾不了。

一場賜婚,就這麼落了幕。

原本羨慕容沁蘭的人,現在都紛紛朝垂著頭走回位置上坐著的容沁蘭,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貴女們的獻藝繼續,唱歌的唱歌,彈琴的彈琴,跳舞的跳舞,大家喝著美酒,吃著佳肴,賞著歌舞和明月,與身邊之人閒聊幾句倒也愜意得很。

太後氣悶地喝著悶酒,冇再誇過任何人。

月亮越升越高,從鹹蛋黃,變成了一顆超大的鹹蛋黃,掛在青黑的夜空之中,明晃晃的讓人無法忽視。

“永安侯之女,杜綠莎獻舞。”

杜綠莎,這個名字有點兒耳熟,吃著油爆兔肉的冷落月抬起頭,看向了飄上舞台的小綠人。

這不就那天在河邊跳舞吸引狗皇帝注意的那姑娘嗎?這還從河邊跳到中秋大舞台了,有點兒勵誌是怎麼回事兒?

樂聲響起,舞台上的小綠人旋轉了起來,冷落月低頭準備夾菜,卻發現油爆兔肉的碟子裡多了一雙筷子。

她扭頭一看,便和儷妃的眼睛對上了,儷妃眉頭微蹙,那表情似在問冷落月為什麼這麼看她?

隻見冷落月的瞳孔漸漸放大,露出了震驚之色,難以置信地夾著嗓子道:“儷妃,你怎麼可以吃兔兔?兔兔那麼可愛,而且你也屬兔兔。”

兔兔?

儷妃忙鬆了筷子夾著的肉,把筷子收了回來,她並不知道自己要夾的是兔肉,隻是見冷妃吃得很香,一口又一口,纔想夾一塊嚐嚐的,冇想到這竟然是兔肉。

想起自己昨日才說過兔子溫順可愛,自己是不忍心吃的,如今卻又被冷妃抓住她夾兔肉,還故意那樣說話,來諷刺她,她便又尷尬又羞惱,連忙解釋:“本宮並不知道這是兔肉,還有本宮不屬兔,本宮屬羊。”

冷落月將一塊剔骨的兔肉送進嘴裡,她當然知道儷妃不屬兔,她不過隻是想說這個梗而已。

“真的嗎?”她嚼著兔肉揚了揚眉。

儷妃咬牙,突然瞧見皇上看了過來,這牙關又鬆了鬆,不想讓皇上看到自己的半絲猙獰之態。麵部放鬆,扯著唇角柔柔地說:“當然。”

冷落月搖頭,“我不信。”

“……”儷妃嘴角瘋狂抽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