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我在後宮開後宮 >   第636章

-

從周家出來,工部侍郎便進了宮求見皇上。

伏在禦書房的地上,先是細數了嶽丈的錯處,又說了為人子女的孝道和無奈,最後又說了周家願意獻上二十萬斤糧食,隻求皇上看在嶽丈年邁,又冇真能將那姑娘強娶入府的份兒上,饒了他這一回。

這樣的事兒,周家絕對不會再犯。

鳳城寒思考良久,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周家的二十萬斤糧食進了糧倉,京兆尹便開堂審了案。

狀告周老太爺的戲子也去了,因為周老太爺並未有強娶成功,念其年邁,便不重處。

但需連續三日在菜市口,為自己的不當行為,引起的不良風氣,像百姓致歉,並且保證絕不再犯。

這樣對周老太爺來說,就是被公開處刑三次,人是冇啥問題,這臉麵和名聲那是全冇了。

這個處置方法是冷落月想出來的,這樣也是一種處罰,可以對其他人起到警示的作用。

古人好臉麵和名聲,公開道歉,那這兩樣東西肯定就冇了,走到哪兒都要淪為被人指指點點的笑柄。

鳳城寒覺得這個辦法甚好,日後若是有官員權貴或者他們的家眷犯了錯,就讓他們在菜市口道歉三日。

周老太爺每日道歉的時候,菜市口都圍滿了人。

雖然他在道歉,但是也不妨礙看熱鬨的百姓罵他老不知羞,年紀一大把還禍害小姑娘。

麵對周老太爺的遭遇,城中的不少富商權貴都表示同情,同時也開始哄家中那被強納進府的妾氏,拿了銀子去堵妾氏孃家人的嘴。

就怕人知道了周老太爺的事兒,也跑去衙門告他們,讓他們落得周老太爺那丟人的下場。

原本看中了合心意的良家女子,準備動些手段,強納進府的人,也絕了心思,不敢再想。

但還真有人,知道了周老太爺的事兒後,去京兆尹告了長安王軍中的一個校尉,強娶他妹妹為妻,娶後更是百般折磨,將他妹妹折磨得不成人形。

京兆尹一查,確有此事,因為這人身份與那周老太爺不一樣,京兆尹一時不好拿人,也不知道拿了人該如何判?於是便上書皇上。

鳳城寒見與長安王有關,翌日早朝時,便讓人彈劾了長安王府的家仆在大街上縱馬傷人之事。

又加上他手下校尉強娶民女之事,直接在朝堂上,痛批長安王治家不嚴,治下不嚴,直接罰俸三月,停職一月,好好在家治家。

長安王被批得頭都抬不起來,卻又無從替自己辯駁。

回到家後,便將長安王妃大罵了一頓,將火氣全部都撒到了長安王妃的身上,又打殺了兩個車伕和在街上縱馬的家丁,還一個負責買菜的婆子。

因為被打殺的一個車伕說,每次都是婆子催促他把馬車趕快些的。

校尉被革職後,京兆尹直接拿了人。

開堂審案時,問女子是否還要和那被革職的校尉在一起,女子死也不願。

京兆尹當堂便判了二人離絕,並判校尉家,賠償女子一百兩銀子,日後婚嫁各不相乾,校尉家可不騷擾,亦不可威脅。

那校尉因為強娶民女,還婚後毆打折磨,身為校尉,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杖六十,流放三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