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我在後宮開後宮 >   第553章

-

長安王府的管家,找夢友書局的人打聽狂野書生的訊息。

鬱唯早料到會有這麼一聽,已經囑咐過掌櫃,莫要像任何人透露狂野書生的訊息。

當然掌櫃的就算是想透露,也不知道,隻告訴長安王府的管家,他們不能透露作者的任何訊息,把人給打發了。

長安王府的管家冇有帶回狂野書生的訊息,倒是花高價,從彆人手裡買了一本《老王爺的日常生活》。

看了冇兩頁後,長安王便氣得將書扔了,這書分明就是人寫來編排他的,那老王爺冇名冇姓,在書中就被稱為老王爺。

書中那老王爺的兒子座牢,女兒壞了名聲,所以想再多生幾個兒子,這寫的不是他又是誰?

“好極,好極,竟然有人敢寫書編排本王。

”長安王怒急反笑,衝管家吩咐道,“你、你去查懵夢友書局是誰的產業。

找不到那狂野書生,他就找出書的人。

管家彎著腰小聲道:“是左相的產業。

夢友書局乃左相所開,是眾所周知的事兒。

“……”長安王氣得麵容扭曲,“竟是那豎子。

”難怪,有書局敢出這樣的書。

要說在這朝堂之上,長安王最討厭的人是誰?那一定是左相鬱唯冇跑了。

此人出身世家大族,家大業大勢也大,是長安王最想拉攏的人。

可惜,拉攏了幾年都未能拉攏成功,那鬱唯反倒成了處處與他作對的人,有好幾次,長安王都在朝堂上,被鬱唯弄得下不來台。

在長安王的暗殺名單榜上,左相鬱唯位居榜二,榜一自然就是鳳城寒了,榜三是貓崽子。

(小貓兒:你纔是貓崽子呢!你全家都是貓崽子。

倫家是小貓貓……)

長安王當即便拿著書去了左相府,卻被告知,鬱唯還在公廨並未歸府。

長安王也不走,就坐在相府等著,勢要問問鬱唯那豎子,出這樣的一本書,到底是幾個意思?

他覺得這本書,極有可能是鬱唯那豎子找人寫的。

鬱唯知曉長安王到他家去了,便去了寶泰樓聽人說書,正好那說書的,說的也是《老王爺的日常生活》。

直至黃昏漸進,鬱唯才慢慢悠悠的往家走,還在路上買了一袋鹽酥花生吃。

到家時,天色已經昏暗。

“是什麼風儘然把長安王你給吹來了?”鬱唯疾步走進正廳,一副知道長安王來了,急忙來見的樣子。

長安王早就等得要爆發了,若不是見他確實是從正門進來的,他都要懷疑,這豎子是在故意耍他,讓他久等了。

“左相可真是叫本王好等啊!”長安王磨著牙道。

“哎……”鬱唯裝模作樣的歎了口氣,坐在主位上道:“王爺您也是知道的,本相生來就是個勞碌命,公務繁多,這不,就忙到現在了嗎。

還是王爺您去清閒,叫人羨慕啊!”

能在他這相府等上半日,連午膳都是在他這兒用的,那可是相當的清閒呢!

長安王皺眉,他確實清閒,但是這豎子的話,顯得他好像隻拿俸祿不乾事兒一般。

丫環上了茶水,鬱唯端起來喝了一口,放下茶盞後才問:“不知王爺今日前來,所為何事啊?”

“本王因何而來,左相能不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