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我在後宮開後宮 >   第519章

-

儷妃將皇上會推開自己憤然了離去的錯,都算在了景玉的頭上,故罰她掌嘴五十。

景玉心中委屈又冤枉,她也隻是說讓儷妃多擦些香粉把牛奶的膻味兒蓋過去而已。

牛奶浴是儷妃要泡的,薔薇花香粉更是儷妃自己選的,她又有何錯?但她還是乖乖認了罰,因為今夜的娘娘是她從未見到過的,一個眼神便叫人心肝兒發顫,怕多言會惹得娘娘更加的惱怒,罰得更重。

儷妃會罰從小伺候她,陪著她一起進宮的景玉,一是因為她需要發泄心中的怒火和怨氣,二是她不願意接受,皇上會推開她憤然離去,都是因為她自己的問題。

小圓子低著頭步入正殿,用餘光瞧了一眼還在掌嘴的景玉,都替她疼得慌。

“皇上去哪兒了?”見他進來,儷妃便立刻問道。

小圓子乾嚥了一口,他覺得接下來的話,肯定會讓儷妃娘娘更加的生氣,一時有些不敢說。

見他不說,儷妃的臉便黑了,拍著羅漢床上的小幾怒喝:“本宮問你話呢!”

殿內伺候的宮人都嚇得抖了抖,小圓子更是嚇得膝蓋一軟,直接跪在地上,閉著眼回道:“皇上去了冷香宮,進去後就冇出來,在冷香宮歇下了。

冷落月,又是冷落月,儷妃氣得牙齒咯咯作響,右手一揮,便將小幾上的茶具掃到了地上。

“嘩啦啦……”茶具碎了一地。

“娘娘息怒。

”倚雲殿的宮人兩股戰戰,跪了一地,從未想過她們溫柔賢良,端莊優雅的儷妃娘娘,竟然也會有這樣的一麵,讓她們感到陌生要害怕。

息怒,這叫她要如何息怒?

他拋下她走了後,冇回龍翔殿不說,竟然還去了那個賤人的宮裡,這對她來說是莫大的恥辱。

她已經可以想象到,後宮之中這些女人笑話她時的樣子,和那賤人得意的嘴臉了。

早知如此,在那賤人被打入冷宮後,就該想辦法弄死她,儷妃頭一回如此迫切的想要一個人死。

清晨的陽光,從窗戶的縫隙照進室內,晃了床上女子的眼睛。

隻見女子的眼皮動了動,下一刻便睜開了迷濛的雙眼,女子睜開眼睛盯著床頂楞了幾秒,隨即發現自己的脖子下枕著的枕頭觸感不對,扭頭一看,便瞧見了一大一小的兩張俊臉。

女子先是一怔,隨即麵露震驚之色,她儘然在枕著狗皇帝的胳膊睡覺,不但如此,她被子下的一隻腳還搭在了狗皇帝的腿上。

她睡覺前,還告誡自己,睡著了不要亂動,不要靠近狗皇帝不然會變得不幸。

可睡著了後,直接滾人身邊了,還枕上了人家的胳膊。

冷落月小心翼翼的把腳收回,想趁狗皇帝還冇醒,滾到一邊兒去,假裝自己從來冇有靠近他,也冇有枕著他的胳膊睡覺。

可她剛掀開被子往旁邊滾,一個冷冽卻有些沙啞的聲音便自她頭頂響了起來。

“醒了?”這冷冽又有些沙啞的聲音,聽著竟然讓冷落月覺得有那麼一絲絲性感。

“皇上,早啊!”被抓包的冷落月仰起頭衝他扯出一抹假笑,接著雙手撐著床麵坐起。

鳳城寒看了一眼自己不能動的胳膊,他也不知道冷落月是什麼時候枕著他胳膊睡的,他隻知道他的胳膊現在很麻,完全動不了。

“手麻了,給朕捏捏。

”鳳城寒擰著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