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我在後宮開後宮 >   第459章

-

城樓上,穿著蟒袍的絕王和昱王頂著烈日,站在城樓之上。

遠處的隊伍,越來越近,騎馬走在最前頭的人,便是一身明黃的天啟太子,和一身青衣的左相鬱唯。

這隊伍約有兩百人,二十架車馬,拉著的是天啟使團的行禮和送給天元的禮物。

一國太子出使他國,自不會隻帶兩百人,各國都有規定,若出使他國,進入他國境內時,護送的兵馬皆在關外駐紮,不能入境他國。

當然使團一旦入境,便會有出使國家所經之地的兵馬護送,若是使團在出使國境內出事兒,那是很容易引起兩國戰端的。

“絕王殿下,昱王殿下,該下去了。

”禮部侍郎小聲提醒。

鳳城絕點了點頭,轉身領著一幫人下了城樓,走到城門外迎接天啟使團。

人馬在快到城門口的時候,減慢了速度,緩緩停下。

接著頭戴金冠的天啟太子翻身下馬,其他人也跟著下了馬。

這天啟太子名喚君玄,今年剛及冠,張著一張稍圓的圓臉,唇紅齒白,劍眉星目,頭戴金冠,腰繫金鑲玉的腰帶,身穿用金線繡的四爪蟒袍,腰細鑲玉的金腰帶,腳才明黃的皂靴。

在太陽的照耀下,整個人看起來金光閃閃的,特彆的貴氣。

稍圓的臉讓他少了幾分貴為太子的威嚴,添了幾分稚氣,下巴一直抬著,高傲又矜貴。

左相鬱唯也翻身下馬,走在太子身側。

他著一身青衣,頭戴玉冠,腰繫玉帶,叫蹬青麵皂靴。

眉清目秀,麵如冠玉,身材修長,一身的清貴之氣。

若是不說,那不認識的,斷不會想到如此清貴年輕的男兒,會是當朝左相。

鬱唯隨君玄朝前走了兩步。

絕王和昱王草草地打量了這天啟太子一番,帶著禮部官員,揖手行禮。

鳳城絕臉上帶著得體的笑,道:“歡迎天啟太子殿下出使我天元國,本王奉皇上之命,再此迎接太子殿下。

禮部官員,也是行的揖禮,畢竟這來者是天啟太子,並非他們天元國的太子,自不用行跪拜之大禮。

這天啟太子高傲歸高傲,但是人天元國的王爺特地前來迎接他,他自是不能失禮的。

也揖手還了禮,隨他而來的天啟使臣和護衛,也都跟著行了揖手禮。

自天啟太子入境,鬱唯便一直跟他在一起,一路上二人談天說地,無聊的時候在馬車裡下棋,早已經混熟,他也將這天啟太子的性子摸透了。

給他介紹起來前來迎接的兩位王爺:“這位是三王爺絕王殿下,這位是八王爺昱王殿下。

君玄微微頷首,多看了鳳城絕兩眼,他在天啟的時候便聽人過,這絕王乃天元國的第一美男,如今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請太子殿下先隨本王去驛館休整,晚上宮裡準備了給太子殿下接風的宮宴。

君玄點了一下頭,點頭的時候頭都冇有低一分,因為他父皇曾說過,身為太子不能低頭,否則金冠會掉。

所以他從十歲做太子起,就練成了點頭不低頭,隨時仰頭走路的習慣。

使團重新上馬,絕王和昱王還有禮部的官員,也上了馬,走在前麵,帶領使團入城。

在天元國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那便是凡事為官者,皆要善騎。

所以彆看文臣們一個個的瞧著都有些文弱,但是這騎術卻是很不錯的。

天啟使團入城,巡防營的怕引起騷亂,在通往驛館的街上,都安排了巡防營的兵維持秩序,不讓百姓衝到街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