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我在後宮開後宮 >   第399章

-

眾人聽了永安候夫人的話,都下意識地看了看坐在最前邊的長長安王妃和齊嫣。

感受到的眾人的視線,和永安候夫人話中的隱射,長安王妃和齊嫣皆微微皺了皺眉。

蘇昭容的眼珠子轉了轉,看著長安王妃問:“聽人說齊世子被人告了,可是真的,如今如何了?”

她一副關心之態,太後孃娘要讓這齊嫣和長安王妃壓她們這些後妃一頭,那就彆怪她們要讓這長安王妃和齊嫣抬不起頭。

長安王妃的臉色變了變,放在桌下的手,緊緊地捏成了拳。

這蘇昭容分明就是故意的,她家冀兒如今如何了,她們這些後妃比誰都清楚。

卻偏要在這個時候問,分明就是想讓她們難堪。

太後也不悅地皺起了眉,正要轉移話題,永安候之女杜綠煙便道:“是真的,京兆尹早就判了,齊世子要蹲五年大獄呢!”

以前這齊嫣在她們麵前可得意很,目中無人,如今她有了個蹲大獄的哥哥,她們自然是要來踩上一腳。

“天啊!”蘇昭容故作驚訝以手掩唇,“判得這麼重啊!那這麼說,人家告齊世子那些罪名都是真的了?”

“自然是真的。

”平安候之女沈玉如接了話,“京都的百姓都說判輕了呢!”

平安候夫人扯了扯女兒的袖子,示意她不要多嘴,免得把太後孃娘給得罪了。

“嘖嘖……”丁淑儀咂舌,“這齊世子怎麼能如此糊塗,犯下那些事兒。

“是啊!咱們天元過律法嚴明,天子犯法都與庶民同罪,他犯下那些罪,皇上保不了他不說,這皇家的名聲都要給他帶累了。

“可不是嗎?齊世子犯下那些事兒,百姓隻會說他仗著自己是皇親國戚,纔會如此膽大包天。

“沈小姐不是說百姓還說判輕了嗎?他們肯定是覺得,因為齊世子是皇親國戚,所以給從輕發落了。

“冇錯……”

妃嬪們你一言,我一語,說得長安王妃和齊嫣咬緊了牙關,抬不起頭來。

太後十分不高興地擰起了眉,“好好的賞花宴,說這晦氣事兒作甚?”

她本是想說“說這些事兒作甚?”,因為心裡覺得這事兒晦氣,說話的時候冇有注意,把晦氣兩個字兒也說出來了。

聞言,眾人皆是一怔,太後此言是在說那齊世子晦氣?

長安王妃和齊嫣皆漲紅了臉,長安王妃的牙齒咬得咯咯作響,太後好歹也姓齊,冀兒的事兒她一點兒忙都冇幫上也就算了,怎麼可以說自己的親侄兒晦氣呢?

儷妃出聲道:“太後孃娘說得對,這事兒確實晦氣,諸位妹妹們就不要再提了,免得掃了大家賞花的雅性。

太後瞥了儷妃一眼,心中氣悶卻又不好發火,因為熱儷妃是順著她的話說的。

儷妃端起酒淺唱了一口,給坐在對麵的嫂嫂錢氏使了個眼色。

錢氏會意,笑著道:“我聽人說,小皇子可愛得很,與皇上長得極像,也不曉得我們今日能不能有幸見上一見。

其他人對這小皇子也是好奇得很,有人道:“我今日來宮裡,就想著能不能看上小皇子一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