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我在後宮開後宮 >   第33章

-

她壯起膽子,手摸上了鳳城寒的肩膀,感受到他身上的熱意後,用嬌媚誘人的聲音道:“皇上可是熱了?臣妾幫皇上脫了衣裳涼快涼快。

“不知羞恥。

”鳳城寒隻覺噁心,抓著蘭嬪的手,狠狠的甩開,高喊,“來人。

”直接下了床。

“皇上!”蘭嬪大驚失色,忙坐了起來。

殿外伺候的宮女提著宮燈走了進來,將殿中的蓮花燈點亮。

鳳城寒下床後,便直接穿起了衣裳。

宮女進來後,上前幫他整理。

“皇上您要去哪兒?”蘭嬪慌忙問道,皇上這是要走嗎?可是皇上現在需要紆解,他就這麼走了,豈不是還會去彆的後妃處?她一番忙活,到最後豈不是便宜了彆的妃子。

她到底是哪裡不好,皇上竟這般不喜歡她,寧願捨近求遠也不碰她。

鳳城寒冷冷地看著蘭嬪道:“朕最討厭的便是動歪心思的女人。

說完,他便拂袖而去,

“恭送皇上。

”昭蘭殿的宮人們紛紛下跪恭送。

“啊……”蘭嬪大叫著將枕頭狠狠地砸在了地上,趴在床上哭了起來。

皇上惱了她了,她這回算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皇上不但冇有要了她,日後怕是都不會來她這昭蘭殿了。

因為隨身伺候的宮人都被打發走了,鳳城寒獨自一人出了昭蘭殿。

不過,他並冇有立刻回他的龍翔宮,打算隨便走走,散散身上的燥熱。

他會這般顯然是那蘭嬪在膳食裡動了手腳,不過並不是中藥的症狀,因為他曾中過藥,明白中藥時那無法自控的感覺。

這蘭嬪定頂多是在膳食裡加了些,壯陽的食材,應該就是加他喝的那盅湯了。

雖然不是下藥,但是蘭嬪的這種行為,依然讓他憤怒噁心。

鳳城寒壓著一腔怒火,走上了一座拱橋,站著橋上吹著冷風,橋下是緩緩流淌的溪水。

“好險……”冷落月拍了拍胸脯從假山後走了出來,剛剛她差點兒就被提著燈籠巡邏的是侍衛給看到了,還好她反應快,藏躲到假山後麵。

“我也該回去了,不然小貓兒醒了,瞧不見我該哭了。

”冷落月小聲嘀咕著,轉身按原路返回。

走到她必須要走過的小橋時,她瞧見橋上站了個人。

看身形像個男子,目測有一米八五以上。

都這個時辰了,這橋上怎麼會有人?冷落月躲在樹後,打算等橋上的人走了後,她再過橋。

鳳城寒站在橋上,發現自己體內的那股燥熱,怎麼也散不去,還越來越烈,也難受得很。

“該死的蘭嬪。

”他咬牙低咒,深吸了一口氣,直接從橋上跳了下去,泡在了水裡。

呼……舒服了!

冷落月隻聽見“噗通”的一聲,再看橋上的人就不見了,橋下的水裡多了個人。

“我去!”冷厲月驚得瞪大了眼睛,“不是吧!自殺!”她來不及多想,直接跑了過去,終身一躍跳進了水裡,朝那在水裡飄著的人遊了過去。

鳳城寒閉著眼在水裡泡得好好的,卻忽然聽見“噗通”的一聲,睜開眼一看,卻瞧著一個人用這狗刨式的泳姿朝他遊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