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我在後宮開後宮 >   第294章

-

若非冷落月那一臉惶恐的模樣,太後真以為冷落月是在耍她呢!

“什麼不是鬼話,本小姐看你就是鬼話連篇。

”齊嫣一臉厭惡地看著冷落月,“什麼落了病,膝蓋不能打彎,不能下跪,你分明就是對太後姑母不敬。

這誰啊?

冷落月看向了說話的女子,隻見她梳著飛仙髻,頭上戴著華貴的金釵不要,身著粉色的擺蝶拖地交頸襦裙,脖子上帶著金項圈兒,細腰上墜著禁步,瞧著好不明麗華貴。

冇梳婦人頭,還坐在太後旁邊,此人應該就是那費儘心機都想當皇後的齊嫣郡主了。

“奴婢是真的落了病,膝蓋不能打彎。

”冷落月擰眉癟嘴,一副委屈老實的小媳婦兒模樣,“郡主若是不信,去冷宮生個孩子,座個月子就知道了。

“孃親……”小貓兒見孃親委屈了,擰著眉摸了摸孃親的臉。

冷落月忽然覺得,她在演戲方麵很有天賦,她以前不應該寫小說,應該去逐夢演藝圈兒。

齊嫣:“……”

什麼她去冷宮生個孩子坐個月子就知道?齊嫣氣得咬住了下唇,這冷落月分明就是咒她。

雖然她很想給皇上表哥生個孩子,但是以她的身份纔不會像這賤人一般在冷宮產子。

“太後姑母,你聽聽……她這是說的什麼話?”齊嫣跺了跺腳。

儷妃等人覺得自己都高看了冷落月,她哪裡聰明有心機了,還是如同以前一般蠢笨,瞧著委屈又老實,說出來得話卻帶著刺。

如此說話,隻會惹太後不高興。

“膝蓋不能打彎兒是吧?”太後眯起一雙充滿風情的丹鳳眼,冷笑著道:“來人,幫幫這小宮女,讓她給哀家跪規矩了。

廊下的小安子一聽,便知太後孃娘是要對冷落月動粗了,想要求情卻又覺得不吐、妥。

因為見著太後行跪禮本就是應該的,皇上雖然免了冷落月的跪禮,但是卻冇下旨說冷落月見著誰都不必行跪禮。

“是。

”兩個太監走進殿內,擼起袖子朝冷落月靠近。

“你們要乾什麼?”冷落月裝作害怕地往後退。

小貓兒感覺到孃親害怕了,不安地摟緊了孃親的脖子。

小安子怕會傷到小皇子,不能進殿的他,跪在門外道:“太後孃娘,冷落月懷中還抱著小皇子呢!若是傷著小皇子,可就不好了。

“這還不好說,將小皇子從冷落月懷裡抱走不就行了嗎?”蘭嬪摸著小拇指上的護甲道。

把小東西抱走了,自然也不用怕傷著她。

“崔嬤嬤。

”太後懶懶地喚道。

“是。

”崔嬤嬤會意,轉身朝冷落月走去,揚著下巴露出滿是頸紋的脖子,用鼻孔看著冷落月道,“將小皇子給我吧!”

小貓兒聽懂了崔嬤嬤的話,把頭埋進了孃親的頸窩裡,嘴裡還說著:“卜卜……”

開玩笑,小貓兒是誰?她的命。

她能將自己的命,交給太後的人嗎?當然不能。

冷落月道:“小皇子怕生,不讓外人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