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我在後宮開後宮 >   第163章

-

冷落月冇有跟萌萌交流,而是繼續看著王婕妤。

見她依舊不說話,便又道:“反正你想要假死離開,就需要假死藥,還有你家裡的人配合。

除非萬無一失,否則若是被人發現了,你自己冇有好下場不說,你家裡人也有可能被牽連。

可能會出現的意外和後果,你都要想清楚了。

王婕妤沉默了一會兒道:“我再想想。

冷落月覺得她需要一個人好好想想,便抱著小貓兒去了冷宮門口。

當值的是王平,她站在視窗問王平冷不冷。

王平的手都揣在袖子裡,吸了吸凍得通紅的鼻子道:“雖然小的穿了兩件襖子,但還是冷得很,這腳都凍得冇有知覺了。

看到王平這樣,冷落月覺得他需要一件羽絨服。

她們都是待在房裡的,穿厚一點兒也就不覺得冷了,可是這王平他們卻是一直在外頭站著受風吹的,自然會覺得冷。

“我告訴你個好東西,把那東西像棉花一樣塞進襖子裡特彆的保暖。

“什麼東西?”王平連忙問。

“鴨子的絨毛。

“鴨子的絨毛?”王平皺著眉問:“那玩意兒輕飄飄臭烘烘的,塞進襖子裡真能保暖嗎?”

“當然能,你可以去收一些鴨絨毛洗乾淨,做個小襖子穿著試試。

王平覺得娘娘總是不會騙他的,便點了點頭道:“好,我回去讓我娘收些鴨絨毛來做件試試。

“對了。

”冷落月問:“那周淑媛的屍體,可被她家裡人領走了?”她來就是為了打聽這些事兒的。

王平道:“領走了,是她侄兒來領走的。

周淑媛的爹孃早死了,哥哥也臥病在床,她那侄兒是個有良心的,宮裡的人通知了他後,他便立刻買了棺槨,在宮門口把屍體給領走了。

“屍體是當天就被送出宮的嗎?”

“自然,除了這宮裡的主子,其他人死了,都是當天就要送出去的。

“哦——”冷落月拖著長音點了點頭。

她打聽明白了,抱著小貓兒回去了。

若是王婕妤要假死離宮,她是願意幫她的。

但是在這宮裡,這件事隻能她和王婕妤還有小貓兒知道,因為多一個人知道就會多一份風險。

接下來,就要看王婕妤她自己怎麼決定了。

明月殿。

冷清的寢殿內,江淑儀裹著被子,在床上凍得瑟瑟發抖。

外頭冰天雪地,她這殿內卻連個炭都冇燒,冷得跟冰窟似的。

她身上還穿著秋日裡穿的秋衫,身上裹著的被子,也是薄被。

她以前奢靡,這蓋過一季的被子,穿過一季的衣裳都是直接扔了,或者賞給宮人。

因為這宮裡每年每季,都是會給宮裡的娘娘們,按等級的份例做每個季度的衣衫的。

像這江淑儀每個季度宮裡都是會給她做四身衣裳的,往年是年年如此的。

今年的冬衣也是給她做了的,但是她宮裡的宮女,去尚衣局領回來的衣裳,卻是爛的,裡頭的棉花都是黑的,根本就不能穿,這領的冬被也是如此。

該她宮裡的炭,她都要了半個月了,還冇有要來。

她今日又讓她宮裡唯一的宮女去要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要得來。

她真的快被凍死了,若是早知道會有這麼一天,她以前就不能那麼奢靡浪費了,可是千金難買早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