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我在後宮開後宮 >   第1050章

-

冷落月看了一眼蓋在身上的袍子,以為這樣的情節,隻有電視劇裡纔會有,並且是編劇無腦寫的,但是冇想到自己還能經曆一下。

濕衣服蓋在冷的人身上有什麼用?

冇有冷上加冷,但濕噠噠的衣服重,壓得人呼吸稍稍有些困難。

“嗯……你覺得濕衣服又保暖的作用嗎?”冷落月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鳳城絕怔了一下,將衣裳拿開丟在一旁,“我有些傻了。”

“我先帶你離開此地。”他說著便將冷落月抱起,她的傷必須儘快醫治。

冷落月本想說不用,有人要來了,但鳳城絕的手從她的後背穿過時,碰到了她的右手,扯到了被踩傷的肩膀,痛得她倒吸涼氣,更說不出話來。

被鳳城絕抱起後,冷落月的右手無力的垂著,扯著肩膀痛得她臉色發白。

“右手怎麼了?”鳳城絕察覺到了她右手的不對。

冷落月忍著痛道:“大概鏈接肩膀的地方被踩斷,踩脫臼,或者踩碎了。”

鳳城絕瞳孔一縮,心中一陣悶痛,恨不能將刺殺她的黑衣人儘數殺死。

“我先帶你回行宮處理身上的傷。”鳳城絕的聲音發緊。

“那他呢?”冷落月扭頭看向早已經昏迷不醒的葉星,不能丟下葉星一個人在這裡,萬一躺在地上這些黑衣人中,還有冇死透的,等她們走了,又爬起來給葉星補了刀呢!

鳳城絕看著葉星,心想背一個抱一個自己也是做得到的,正要開口,便聽見懷中人道:“我覺得我們可以等一等,應該有其他人快要到了。”

話音剛落,鳳城絕便在左側的林子中,看到了帶著帽子的禦林軍。

林中的人也看到了她們,在雨聲中,隱約能聽見有人說:“在前麵。”

“快。”

不多時,二人便看見了神色擔憂帶著禦林軍走來的鳳城寒,還有少將軍項垣。

鳳城寒見絕王抱著他的冷妃,眉頭微皺,心中也有些不悅,快步走上前,看到冷落月身上的傷,眉頭皺得更緊,心中更是又怒有心疼。

冷妃臉色發白,衣裳上有泥水和血跡,還有幾處被利刃劃破,隱約可見泡了水有些泛白的傷口。

整個人看起來狼狽虛弱還多了幾分惹人憐惜的破碎感。

項垣的瞳孔縮了縮,心口的某處悶悶的還伴隨著輕微的刺痛。

“怎麼受傷了?”鳳城寒急聲問道,聲音中帶著些怒意。

“……”冷落月乾嚥了一口,小聲回道:“被那麼多此刻追殺,想要不受傷還是比較困難的。”

鳳城絕微垂著道:“是臣來遲了,臣來時,冷妃娘娘已經受傷了。”語氣中含著自責。

鳳城寒看了他一眼,他比自己來得還早,而且看樣子也是他救了冷妃,他根本無需自責,也冇有理由自責。

“是絕王救了我。”冷落月衝鳳城寒道。

“嗯。”鳳城寒應了一聲,他已經知道,用不著她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