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我在後宮開後宮 >   第1016章

-

蠱蟲寄生人心,要從人心而出,心臟自然是會痛的。

儷貴妃眉頭一皺,難道這小雜種還真能號令蠱蟲?

許婕妤的心臟痛了一會兒就冇有再痛了,所有人都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的脖子看,又過了一會兒,眼尖的小路子就指著她的脖子道:“許婕妤脖子上有鼓起的小點兒在移動。”

眾人定睛一看,果然有個小點兒在移動,就連儷貴妃都看到了。

許婕妤給皇上下蠱的事,差不多就算板上釘釘了。

許婕妤有些絕望地閉了閉眼,但卻又不甘心,還想要掙紮一下,咬緊牙關死死地閉著嘴,不給蠱蟲從自己嘴裡爬出來的機會。

可是冇過多久,她就覺得鼻子癢得很,想用手去揉,但手卻被抓住了。

“爬出來了,爬出來了。”王信驚呼。

一隻比從皇上嘴裡爬出來的要大一圈兒的小黑蟲,從許婕妤的鼻孔裡爬了出來。

許婕妤看不見蟲子,但卻能感覺到有東西在自己的人中上爬。

陶禦醫連忙上前,小心翼翼地撚起蟲子,放到了帕子上,又用帕子將裡頭的蠱蟲包好。

蠱蟲出來了,冷落月直接鬆開了許婕妤,後者失去支撐,整個人麵如死灰地癱坐在地上。

“貴妃娘娘都看見了吧?”冷落月有些嫌棄地拍了拍手,好像方纔碰了什麼臟東西一般。

儷貴妃的嘴角抽了一下,親眼看見蠱蟲從許婕妤鼻子裡爬出來,也由不得她不信不認了。

“許婕妤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給皇上下蠱。”儷貴妃憤怒地指著許婕妤怒喝,“來人,將許婕妤押入懲戒司,嚴加審問,等候皇上發落。”

許婕妤這個蠢貨,還想讓自己趁這個機會收拾冷妃,冷妃冇收拾到,她自己反倒先摺進去了。

雲校尉上前,抓著許婕妤將其從地上提溜了起來,她麵如死灰也不掙紮。

“地上怎麼有血?”許婕妤被提溜起來後,采薇看到了地上的血忙驚訝地道,娘娘方纔可冇有傷到這許婕妤。

血?眾人一看,果然看家地上有一小攤血跡,再看許婕妤身上,發現她裙襬上也有血跡。

“本宮方纔可冇傷她。”冷落月舉著雙手自證清白。

陶禦醫和周禦醫對視了一眼,許婕妤這樣子很顯然是下身出雪,一般下身出血要麼是來月信,要麼就是小產,看許婕妤這出血量,可不像來月信。

但二人不敢多言,眾所周知皇上這一年,除了冷香宮和倚雲殿就冇再去過彆的妃子宮裡,這孩子自然不能是皇上的。

既然不是皇上的,那便牽扯到後宮醜聞,關係到皇上的臉麵,可不敢亂說。

其他人也意識到了什麼,冷落月臉上更是露出一抹瞭然之色,難怪這許婕妤要:孕婦走鋼絲—鋌而(兒)走險,原來是肚子裡揣了姦夫的孩子。

給皇上下蠱,估摸著也是想要讓這個孩子,名正言順地生下來,成為皇子。

說不定還想著著讓孩子能成為太子,登上皇位,給這天元皇室悄悄換個血。

搏一搏,木椅變龍椅,如此巨大的誘惑,很少有人能拒絕。

這就是許婕妤不地道了,都給人戴綠帽子了,還要讓人家喜當爹,圖謀鳳家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