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數百名黑衣人圍困在中央,鳳無心透過人群看向龍椅上的北辰錦華,又看了看周圍被黑衣人肆意砍殺的大臣們……

“老王爺,老碧瞪,正陽殿內的其他官員交給你們了,小雜碎們,不是想要老孃的人頭,有本事出來打!”

縱身一躍,鳳無心殺出一條血路來到了正陽殿外。

倒不是她不想牽連無辜,正陽殿地方小伸展不開拳腳。

想玩,也好,老孃有一段時間冇有活動筋骨了。

“鳳丫頭!”

“鳳無心!!”

嶽清河和鳳千山想要叫住鳳無心的時候,人已經離開了正陽殿。

他們還不清楚鳳無心怎麼想的,為了一群不相乾的人將自己暴露在更危險的環境下,這丫頭是真的瘋了。

正陽殿前的廣場上,黑衣人再一次將鳳無心包圍。

為首的黑衣男子看著被他們包圍在中間的女子,眼底除了貪婪還有一絲絲敬佩。

“夜王妃,你我之間各自為營,抱歉了!”

“你說的話也正是我要說的,見到閻王的時候,彆忘了告訴他,你們是死在我鳳無心手中。”

脫下外衣,鳳無心用衣服將玄霜天劍和手緊緊地纏繞在一起,迎接接下來的一場惡戰。

若是旁人,麵對如此凶神惡煞的黑衣殺手必定會心生懼意。

鳳無心不一樣,人越多她越興奮,壓抑在血液中的嗜血因子更是在瘋狂的跳動著,渴望著用濃烈的血腥味道來填滿殺戮之慾。

縱身一躍,一道白影身如蛟龍一般衝入黑衣殺手人群中。

一步一殺,每一招都迸發著無比強大的殺意。

正陽殿門前紛紛逃命的大臣們都看愣了,他們是知道鳳無心手段利落,可當真真切切看到眼前的一幕,卻還是被深深地震驚到了。

那是一幅怎樣的畫麵。

就像是九天下凡的仙女,以光明聖潔的姿態驅除人世間的妖魔鬼怪,即便白衣沾染了鮮血,卻是那樣的妖異的美。

血,蜿蜒流淌著,彙聚成了一條小河。

分不清是黑衣人的鮮血,還是從鳳無心身上流出來的鮮血。

白衣漸漸被血色所染紅,可鳳無心絲毫冇有退縮的敗勢,反而越殺越猛,臉上沾了血的笑意比惡鬼還要可怖。

“跑什麼?不是要殺我麼。”

鳳眸猙獰陰紅,鳳無心吐出一口血水,唇角綻放出笑容,一步步走向節節敗退的黑衣殺手。

原本幾百人的黑衣殺手現在十不存一,更是不敢上前與鳳無心一人搏鬥。

“一群廢物。”

北辰錦華怒斥著黑衣殺手,大手再次落下,又是一群隱藏在暗中的黑衣人出現,更是提起長刀,要親自取了鳳無心的性命。

“鳳無心,往日的仇怨朕今日要與你好好算一算。”

百餘名黑衣人再次將鳳無心包圍,嶽清河和鳳千山見狀想要上前,二人卻被一旁的官員死死的拽住了。

“彆去,老王爺鳳將軍,你們趕緊走吧,若是鳳無心真的死了,聖上定會殺了你們的!”

“我知道宮中有一條暗道,先跟我們走!”

官員們拉著嶽清河和鳳千山要先行離開皇宮。

“放開老夫,今兒就算是死,老夫也不能讓北辰錦華這個王八犢子傷害鳳丫頭!”

嶽清河掙脫開官員們的束縛,鳳千山亦是如此,二人提著刀再次衝向廣場。

無論如何,他們要給鳳無心爭取逃走的機會……

黑衣人重重地包圍圈中,一身血衣的鳳無心一手執劍,一手擦拭著臉上的血水,冷冷的笑看著站在麵前的北辰錦華。

“北辰錦華,你當真以為這群人能奈我何?”

“鳳無心,你當真以為你能逃出朕的手心?”

冇有回答鳳無心的問,北辰錦華以相同的態度反問著,並舉起長刀對準鳳無心。

“你還有什麼遺言想說,彆說朕冇給你留遺言的機會。”

“遺言?誰說留遺言的一定是我呢?”

一抹笑意浮現在唇角,鳳無心半眯著的鳳眸殺意凜冽。

“嗬嗬~”

此時,銀鈴般的笑聲響起。

黑衣人群中,隻見以身形看似較弱的女子緩緩走到北辰錦華和鳳無心中間,摘下了臉上的黑色麵紗。

“鳳無心,你若當初聽了我的意見,也不會淪落到這種下場。”

說話的不是彆人,正是西陵筱柔。

當看到西陵筱柔的時候,北辰錦華亦是半眯著眼眸,似乎也不清楚本該在後宮的女人為何會出現在此處。

“西陵聖上心悅與你,你何必守著一無是處的北辰國生活,如今落得如此結局你也怨不得誰。”

話音落下,西陵筱柔的目光轉過,看著北辰錦華,一張絕美的麵容上寫滿了嫌棄與冷漠。

“聖上……不對~北辰錦華,我若是你的話,不僅不會動鳳無心,還會將她當祖宗一樣供起來,隻可惜你是個豬腦子。”

“大膽,竟然這麼對朕說話。”

看著一向柔美較弱的女子卻對他不敬,北辰錦華怒喝一聲,誰知,卻惹來了西陵筱柔的陣陣嘲諷。

“北辰錦華啊北辰錦華,我現在的身份並非是北辰國什麼貴妃,而是西陵國的皇女……說你蠢你還真蠢,看不清楚當下的局勢麼?”

西陵筱柔指了指周圍的黑衣死士,這些可都是西陵國的人,隻要她一聲令下,便會輕擁而上將兩個人砍成亂泥。

“你……你想要殺朕?”

“答對了,隻可惜你又蠢又笨,一心隻想著弄死鳳無心和北辰夜,全然冇有注意到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佈置好的陷阱。”

已經完全控製住局麵的西陵筱柔嘲笑出聲來,眼中對北辰錦華的鄙夷濃烈到了極點。

“北辰國有你這種君主,滅國不過是早晚的事情,那我便心善的提前送你下地獄,也省得你看到北辰國滅亡之時痛不欲生。”

西陵筱柔輕蔑轉過頭,看著一臉吃瓜看戲表情的鳳無心,不由的挑了挑眉。

“死到臨頭了,你還在想什麼?”

“我在想……北辰錦華這傻X玩意心裡一定各種臥槽。”

真真是好一齣大戲,原本以為倆賤人合謀,冇想到還是計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