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院長看了看手裡的瓜子,又看了看鳳無心那一臉無辜無害無恥的表情,手顫抖著。

“你……說啥?”

“你辦公室門前盆栽裡種了幾棵小向日葵,我看長得挺好的就給撅了。”

見白院長眼角直抽抽,鳳無心低頭掂量著手裡的葵花子,又抬起頭看著他。

“該說不說,白院長你種葵花子真有一套,葵花子竟然吃出來了藥香的味道,這要是乾炒一番,味道絕對更上一層樓。”

鳳無心對白院長的葵花子給予高度評價。

可某女人越說,某院長越是心疼,疼的直抽抽。

甚至眼角還滴出一滴淚來。

“院長……您怎麼還哭了呢。”

“老夫的……葵花……冇了……徹底冇了!!!”

短短的幾個喘息間,白鹿君就對自己當初的選擇二次後悔。

他絕對是找了一個瘟神回來,絕對。

白院長冇有回答鳳無心的問題,緊緊地握著手裡僅有的一把葵花子轉身含著眼淚離開了。

一旁的副院長瞧著白院長那生無可戀的表情,走上前好心的告訴鳳無心。

院長辦公室門前的幾盆盆栽向日葵是白院長精心嗬護的寶貝,澆的水都是用藥草熬製而成,不可謂不金貴。

可現在被鳳無心的無情鐵手給撅成了光桿司-令,白院長能不心疼麼。

再者,那些盆栽葵花子可不是普普通通的向日葵,是白院長要送給心上人薑漫漫的禮物。

“打住……”

鳳無心叫停了喋喋不休的副院長。

“你剛纔說誰?白院長心上人是誰?”

“薑漫漫。”

副院長再次重複著。

“是不是以前養過蜂長得很漂亮的婦人。”

鳳無心仔細的說了一下,為了確保不是重名而產生誤會,還特意說出了薑漫漫養過蜜蜂。

“鳳夫子怎麼知道?白院長的心上人確實養過蜜蜂。”

“嘿嘿~胖叔。”

人啊,聊起八怪就特彆的投緣。

以前看副院長就覺得是一個嚴肅正經且不近人情的胖胖,但此刻,副院長在鳳無心眼中的形象可愛得緊。

“胖叔,給咱說說唄,白院長和薑漫漫的事情。”

“為啥?”

被叫做胖叔的副院長一臉的警備,不明白鳳無心打什麼算盤。

“就是想知道一下,好奇麼!這樣~您告訴我白院長和薑漫漫之間的事情,我保證我們黃字七班以後絕不惹事兒。”

副院長除了本職之外,還有維持書院秩序的職責。

這一聽鳳無心的保證,想也不想,一股腦的將二人的事情告訴了鳳無心。

要說起白院長和薑漫漫的愛恨情仇,這就要提及三十年前的往事了。

於是乎,在接下來的時間裡,鳳無心聽著二人初遇,分離,再到三十年後重逢,此後薑漫漫定居北辰國都城。

隻不過,薑漫漫一直選擇一個人居住,儘管白鹿君千般萬般的對她好,她也不願意再嫁。

“哦~那這麼來說,老嶽頭不算數第三者。”

現在看來,薑漫漫金盆洗手之後,選擇居住在北辰國都城隱姓埋名,很大的關係都是白鹿君在暗中幫助。

嘖嘖嘖~~

一抹笑意浮現在唇角,鳳無心笑的奸詐。

這下可有戲看了,嶽老頭要是知道自己多了一個強勁的情敵,會是個什麼表情呢?

……

下午放學,鳳無心帶著第五薰和北辰錦言折返回夜王府。

在回到夜王府之時,門前的一個婦人引起了鳳無心的注意。

那婦人也看到了鳳無心,幾步小跑,滿眼的歡喜。

“他們說你在夜王府。”

婦人不是彆人,正是雪無痕的生母。

許是因為服用了藥的關係,壓製住了身體裡的毒性,使得她一半黑一半白的臉柔和了許多,不再像一個月前那麼恐怖,精神狀況也穩定了很多。

不過……看婦人獨身前來夜王府,估摸著夕樺彆院又要死一批丫鬟侍衛了。

“老夫人,您怎麼來了?”

鳳無心並未掙脫開婦人的手,任由她抓著自己的衣袖。

婦人一雙好看的桃花眼眸看著她,眼底的喜歡更是多了幾分。

“我聽人說你是夜王妃,是你治好了我的病,想著讓阿雪帶著我來看看你,可阿雪一直冇有時間。”

雪老夫人的聲音很輕很柔,即便臉上的餘毒還未消除,也不難看出她美的如此角色。

想來,年輕時候的雪老夫人定是天姿國色的絕頂美人,這纔會被遊曆丹邏鬼國的東勝老王八強行擄了去。

“老夫人客氣了,雪無痕那狗……那人已經付過了診金,我身為醫者自然要儘心儘力纔是。”

“你長得真好看,是我見過最好看的女子,冇有之一。”

雪老夫人還不吝嗇的誇讚著,似乎想起什麼來,鬆開攥著鳳無心衣袖的手,從自己的衣襟裡拿出了一件首飾。

這首飾很是奇特,帶著好多小鈴鐺,隨著鈴鐺搖動發出叮噹作響的清脆聲音,很是好聽。

雪老夫人慾要將繫著鈴鐺的手鍊戴在鳳無心的手腕上,以此來表達謝意,但被鳳無心婉拒了。

“老夫人客氣了,這麼貴重的禮物我收不得。”

一看鈴鐺手鍊就是十分名貴的東西,她鳳無心愛財貪財不假,卻不會無良無得的收下手鍊為己所有,但雪老夫人似乎鐵了心,非要將手鍊送給鳳無心。

“萬萬使不……”

下一秒,不等鳳無心說完話,隻見婦人兩眼一翻向後栽倒過去,好在鳳無心及時拉住了她。

“你們先回府吧,我送老夫人回夕樺彆院。”

章三峰駕著馬車,鳳無心親自護送雪夫人回到了夕樺彆院。

也是趕巧了,遇到了大步而出的雪無痕。

“嗬,自己親孃丟了都不知道。”

“多謝鳳娘子,本公子又欠你一個人情債。”

“等一下。”

雪無痕抱著昏迷不醒的老婦人回身踏入夕樺彆院之時,鳳無心叫住了他,將手裡的鈴鐺手鍊扔扔向雪無痕。

“這個是老夫人昏迷之前給我的,還給你。”

一手攙扶著母妃,一手接住了鳳無心拋來的鈴鐺手鍊,雪無痕劍眉微挑,桃花雙眼也跟著上揚著。

“鳳娘子當真不想要此物?”

“關你屁事。”

要不要是她的自由,她懶得要不行麼。

“那鳳娘子想知道,此物對我來說又有何意義”

“關我屁事。”

天下間任何事不關己的事情都可以用兩句話來解決。

關你屁事和關我屁事。

若是有第三句話,那可能就是你懂個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