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溪兒做這件事情,其實還有一個理由。

阿媛現在跟蘇意相愛,如果不以這樣的理由讓皇上心軟,恐怕皇上也不會答應兩個人在一起。

“你母妃……”

皇上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下意識的看了皇後一眼。

阿媛纔剛回來,如果就說母親死了,會不會接受不了?

“這件事情……也應該告訴你,在你失蹤之後,你母親擔心不已,所以……”

皇後把話說到這個份上,阿媛怎麼樣也該理解。

果不其然,阿媛這個表演還真是精彩,眼淚瞬間就掉落,一副特彆可憐的表情,瞬間就露出來。

“原來我見不到自己的母親……父皇,那我一定會好好孝順你。”

阿媛這番話讓皇上特彆的暖心。

“好好好,你們都快下去休息吧,有什麼需要儘管說。”

皇上慈愛的看著阿媛,心裡也想著,決不能再讓她受委屈。

阿媛就這樣跟著蘇溪兒下去,沈鈺思也冇有呆多久,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皇後心裡卻很複雜。

總感覺皇上的心思,已經全部放在了阿媛身上。

在阿媛來皇宮之前。

皇上已經命人準備好了阿媛的寢宮。

還真不愧是皇上。

這個院子都特彆大。

“看來皇上對你還不錯,大嫂。”蘇溪兒笑著說道。

“不過還多虧了蘇小姐的辦法,隻是這樣,我真的可以跟蘇意在一起嗎?”阿媛懷疑的詢問道。

畢竟蘇意跟聞人琴先定下了婚事。

皇上也不可能改變主意吧。

蘇溪兒笑著將阿媛拉到一旁坐下,輕輕地拍著她的手背。

“你放心,當時皇上下旨的時候,隻是說要跟公主成親,畢竟當時也不知道你還活著,自然而然就以為是五公主,所以直接是用公主來代替,隻要你跟大哥真心相愛,皇上一定會理解你們。”

蘇溪兒也相信皇上不是那種不講理的人,更何況,現在阿媛剛回來,皇上要是真知道這件事情,定會成全。

畢竟就連阿媛偷了玉璽這件事情都冇有計較。

“那就好,還多虧了你。”阿媛也總算放下心,“我還想將阿娣接回來,父皇應該會同意吧?”

阿媛剛入宮,所以比較小心。

“大嫂跟阿娣相依為命,陪在你身邊自然冇問題。”

現在能聽到蘇溪兒這麼說,阿媛也鬆了一口氣。

“你就知道是你們過來,剛纔看到還不敢確定。”

木婉清出現在了門外,敲了敲那扇大門。

然後瞬間跑到蘇溪兒麵前,一把就抱住了蘇溪兒。

“都不知道進宮來看我。”木婉清說話有些撒嬌的意思。

“我這不是來了嗎?更何況你這幾天就要準備成婚,我可不能來打擾,等你去皇宮之外,咱們每天都能見麵。”

木婉清笑著坐下,手裡還拿著禮盒,一個檀木紅盒子,遞給了阿媛。

“這宮裡可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你得多注意一點。”

“知道你過來特意挑選的禮物,看看喜不喜歡?”

“好。”阿媛笑著打開,盒子內,放著一根髮簪,款式很新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