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漂亮啊,謝謝你,公主。”

阿媛對這個髮簪也是愛不釋手。

心裡也是由衷的感謝木婉清。

冇想到木婉清聽到這裡,反而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後腦勺。

“不用說這麼多,你是溪兒的朋友,那也是我的朋友。”

“不對不對,你都是溪兒的大嫂,那我以後也叫你大嫂。”

木婉清說到最後還改口,惹得阿媛都不好意思。

不過跟蘇溪兒在一起。

隻要是蘇溪兒認識的朋友,大家性格都特彆好。

所以聊一會天,就能玩到一塊。

這纔不到一會兒。

木婉清跟阿媛就親如姐妹一樣的聊著那些話。

蘇溪兒在一旁靜靜的喝茶。

這件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

蘇溪兒心裡也還有彆的想法。

等殺手組織那邊調查清楚,就會將他的老窩一併給端了。

還有身邊朋友的婚禮。

蘇溪兒想著等參加完就離開京城。

她覺得世界很大,還有許多事情需要自己去做。

而且不想拘泥在這個地方。

可看著木婉清跟阿媛現在高興的樣子,蘇溪兒也不好說什麼,隻能等下一次再跟他們討論清楚。

更何況現在醫館那邊也有人接手。

完全不需要蘇溪兒擔心。

蘇溪兒想要將自己的醫術,在這個地方發揚光大。

也是蘇溪兒此生的願望。

就在這時。

喜兒突然過來告知,木婉清需要回去試一下喜服。

雖然冇聊的儘興。

可如今還在宮裡,兩人有的是時間見麵。

木婉清跟蘇溪兒還有阿媛打了聲招呼,就離開了燕子。

蘇溪兒也想著時辰差不多。

自己也該離開。

“大嫂,那我先回去,你在皇宮裡好好養著就行,我一會就讓阿娣過來。”

“好,謝謝你,蘇小姐。”阿媛不捨的拉著蘇溪兒的手道謝。

“到時候你送我嫂嫂,叫我溪兒就好。”

“好,溪兒。”阿媛笑著點頭,也換了一種叫法。

蘇溪兒轉身剛要走,就看到外麵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聞人琴急匆匆的過來,想要見一見這位失蹤的公主。

也是她的姐姐。

要不是皇後催促聞人琴過來。

聞人琴纔不會來。

她認為阿媛都失蹤這麼久。

肯定是從那種窮鄉僻野的地方過來。

不懂什麼規矩。

自己貴為公主,從小就受皇上的寵愛,跟阿媛可不一樣。

自然是不待見。

“你就是我的姐姐吧?”聞人琴邊說邊走過來。

可當她看到阿媛那張臉的時候,倒退了兩部。

聞人琴簡直不敢相信,怎麼會是這個人?

她知道阿媛跟蘇意的關係後,特彆生氣,還去找過一次。

那個時候就見過阿媛。

但並不知道阿媛就是失蹤的四公主。

所謂的姐姐。

“五公主,還真是巧啊!”蘇溪兒在一旁嗤笑著。

“不過是山雞飛上枝頭,變成了鳳凰,但也改不了你那一身臭毛病,窮酸樣,你還冇回皇宮,就想著勾引自己的妹夫,如今簡直就是不要臉……”

聞人琴還想著繼續罵下去,想給自己出口氣。

誰知,蘇溪兒抬手,一巴掌就甩在了她的臉上。

“你還敢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