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歌怎麼知道籬落會武功。

要是一早就知道這一點,絕對不會輕易去招惹籬落。

“我看你就是個登徒子!”

籬落冇有想要放過楚歌的意思。

手上的動作又跟蹤了一些,楚歌疼得整個人都扭曲。

果然,古人就是跟現代人不一樣。

這隻要會武功,對付一個人還真是輕而易舉。

“小姑奶奶,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不該調侃你,但我真的是過來找人,而且還是側妃娘娘讓我過來。”

籬落一聽到跟蘇溪兒有關係,這才放過了楚歌。

然後又用打量的眼神,上下掃了掃楚歌的身上。

總覺得蘇溪兒不可能認識這樣的人。

“你到底是誰?”籬落質問道。

楚歌這纔想起了蘇溪兒之前說的話。

然後趕緊將蘇溪兒留下來的東西,送到了籬落眼前。

“我真是被側妃娘娘叫過來,這還是側妃娘娘給我的東西。”

看到那根髮簪的時候,籬落也有些驚訝。

這麼看來,他說的話的確不假。

可籬落還是覺得楚歌特彆的可惡。

說的那些話,本就是登徒子纔會那樣開口。

“跟我來吧。”

不過籬落也並冇有在為難楚歌,還帶著她去了蘇溪兒的院子內。

楚歌看著裡麵這繁華的一切。

第一次感覺到同為穿越者,怎麼自己這麼的卑微?

反而再看看蘇溪兒。

這活的有滋有味,還真是老天爺不公平。

蘇溪兒看到楚歌的時候,很高興的打了聲招呼。

“又見麵了。”蘇溪兒笑了笑。

籬落也把剛纔發生的事情告訴了蘇溪兒。

還有對楚歌動手的事。

蘇溪兒聽到之後,也忍不住笑出了聲。

楚歌的確是在調侃籬落,受一點教訓也是應該。

“側妃娘娘這麼看起來,你還真的很有錢,我隻想抱大腿呀。”

楚歌在說話的時候,還真的想衝過去抱住蘇溪兒。

籬落瞧見這一幕,毫不客氣地往楚歌的大腿上踹了一腳。

“你這是做什麼?難不成還想對姑娘亂動手嗎?”籬落警惕的看著他,然後將蘇溪兒護在了身後。

如果楚歌再敢來一下,就絕對能廢了他。

“不是……這位姑娘,你真的誤會了,我就是想要打個招呼。”楚歌想要解釋,但是看到籬落那凶神惡煞的眼神,趕緊往後退了好幾步。

差點忘了古人的想法,不太一樣,如果這裡隻有蘇溪兒,應該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妥當,籬落這看壞人的表情,不會是以為他就是一個壞蛋吧?

“側妃娘娘,你趕緊跟這位姑娘解釋一下,我絕對不是那樣的人。”楚歌都快要欲哭無淚。

“好了,籬落,不用這樣,以後說不定大家都會成為朋友。”蘇溪兒笑了一句,然後拍了拍籬落的手。

“朋友?姑娘不會是在開玩笑吧?”

籬落實在想不明白,蘇溪兒怎麼偏偏要跟楚歌做朋友?

這人看起來一無是處,什麼都不會。

最會的事情,恐怕就是去勾搭那些姑娘了吧?

為什麼這樣的人,蘇溪兒也會看上眼?

“說來話長,但的確會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