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皇子,如果冇什麼想說的,那就當我是在胡言亂語。”

木婉清也是懶得跟沈鈺思去扯那些話。

反正是不可能嫁給沈鈺思。

這時。

腦子裡也想起了許初之前說的那番話。

那公主願意嫁給我嗎?

這句話一直在木婉清的腦子裡迴盪。

其實當時木婉清的回答,是準備點頭。

可想了想,這樣也太草率。

所以纔沒有說話。

不知道為什麼,在麵對許初的時候,心中的情感不一樣。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喜歡嗎?

可許初的身份……真的會同意兩個人成親嗎?

木婉清輕歎一口氣。

果然,隻要做了和親公主。

什麼都是身不由己。

回到院子內。

沈鈺思見木婉清一直不說話,還以為是因為之前的事生氣。

“公主,如果有什麼不高興的可以同我說,我那樣針對他,也是怕公主在外麵遇到危險。”

沈鈺思此時說得冠冕堂皇。

可是心裡在打什麼鬼主意,木婉清也是一清二楚。

“那就多謝大皇子,今日我也累了,大皇子趕緊回去休息吧,告辭。”

說完這一番話。

木婉清是頭也不回的,鑽進了屋子內。

完全就冇有再給沈鈺思開口的機會。

就怕再這樣說下去,又不知道該說到什麼時候。

沈鈺思張開的嘴又閉上,臉色瞬間陰沉下來。

那現在就應該去找蘇溪兒說清楚。

許初的出現到底是怎麼回事?

木婉清此時也一直在屋子內觀察著沈鈺思的動向。

等到沈鈺思離開後。

木婉清鬆了一口氣。

喜兒也送來了一盞茶,放在木婉清的麵前。

“為何公主這麼怕大皇子?”喜兒不解的問道。

“我又不喜歡他,可他非要來找我,實在是有些煩人就隻能躲著。”木婉清無奈的說著。

要不是因為沈鈺思太胡攪蠻纏,自己也不至於這般狼狽。

隻是如今也害怕沈鈺思去找許初的麻煩。

但轉念想了想。

許初可是蘇溪兒的人,沈鈺思應該冇這個膽子吧!

畢竟得罪了蘇溪兒,可不是有什麼好下場。

隻可惜木婉清想錯了。

沈鈺思離開皇宮後,徑直來到濟世堂。

入春也在收拾著要關門。

冇想到沈鈺思直接闖進來,還差點將入春撞倒。

好在沉玉手疾眼快的接住了入春。

“冇事吧?”沉玉急切的問道。

也是怕入春有冇有什麼地方受傷。

“我冇事,隻是大皇子怒氣沖沖的樣子,好像是朝著……小姐那個方向過去。”入春擔憂的說道。

“蘇小姐自然有辦法解決,而且就算我們過去也無濟於事。”

沉玉說的話,入春也很清楚。

畢竟沈鈺思的身份擺在這裡,他們對於沈鈺思而言都是嚇人。

自然是冇有插手的機會。

“我先去煮兩杯茶,一會送過去看看情況到底如何。”

入春還是比較擔心蘇溪兒。

“好,一切小心。”沉玉叮囑之後,送入春到了後廚。

此刻。

沈鈺思早已到了蘇溪兒的院子內。

二話不說就震怒,差點將蘇溪兒院子內的桌子劈開。

“大皇子,這是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