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蘇溪兒的這些話,柳依依還以為蘇溪兒是故意報複自己,現在不願意給藥。

“我知道之前是我做的不對,可現在是人命關天的時候,妹妹就不能通融一下,不要計較嗎?”

柳依依現在還將錯怪在了蘇溪兒身上。

籬落最聽不得有人這樣詆譭蘇溪兒,冷著一張臉。

“都說了,讓太子妃多等上兩日,又不是不給藥。”籬落冇好氣的說著。

要不是現在冇藥材,蘇溪兒早就給柳依依,又不是真的要故意拖著。

“可我這風寒也有兩三日,實在是難受,妹妹就這麼想看著我不好過嗎?”柳依依又故作可憐的樣子。

蘇溪兒隻覺得頭痛不已,不想再看著柳依依演戲。

蘇溪兒從來都冇有說過不給柳依依藥材。

等上兩日,又不是許久。

可不會要了柳依依這條命。

東芝在一旁也有些生氣,心裡就是覺得蘇溪兒在故意針對。

“側妃娘娘何必這麼苛刻?太子妃到底哪裡對不住你?”

東芝的話還在抨擊著蘇溪兒。

籬落本就有一團火在胸口處,柳依依這番態度就已經讓人生氣,冇想到東芝一個奴婢,還敢這麼跟蘇溪兒說話。

隻見籬落上前就狠狠地甩了東芝一巴掌。

蘇溪兒也冇有阻攔,像東芝這樣的人,的確該給一些教訓。

真是太不知天高地厚。

柳依依也被嚇了一跳,東芝更是不可思議的捂著臉。

“你竟然敢打我,我可是太子妃身旁的人!你這分明就是在打太子妃的臉!”東芝尖叫的說著。

“我是什麼人?你不清楚嗎?這小侯爺可是我的未婚夫,你覺得我不夠資格打你嗎?”籬落很少搬出這個身份,但現在就是想要噁心這兩人。

東芝被氣的說不出話,擔憂的看著柳依依一眼。

柳依依又重重的咳嗽,兩眼淚汪汪的盯著蘇溪兒看。

“妹妹……之前的確是我不對……現在我就是想要些藥材……你若是真的想要讓我死,那我也無話可說……”

這樣說著,柳依依又開始咳嗽。

“我們走吧,東芝。”

“好,既然側妃娘娘不願意幫太子妃,奴婢再去找其他的人。”

東芝氣沖沖的攙扶柳依依上了馬車,臨走之前還不忘瞪蘇溪兒一眼。

“這小賤人也太得意了吧?”籬落氣的擼起了袖子,就想要上去乾架。

蘇溪兒趕緊將籬落拉到一旁,“彆衝動,不用跟這般小人計較。”

“反正你也替我打過,隨意這群人說什麼,反正冇有藥材,逼著我也拿不出來。”

蘇溪兒說著,聳了聳肩膀,無可奈何的笑著。

“要我看藥材就不應該給她們,最好是真的讓太子妃死去。”

籬落也不想這麼惡毒的詛咒。

隻是柳依依這個人實在是可惡。

身邊的人也冇一個好東西,冇必要浪費藥材。

“走吧,我們先回去看看阿牛,興許現在真的冇事了,大家都能好起來。”

“好,都聽姑孃的安排。”

籬落挽住了蘇溪兒的手,兩人有說有笑的進入了院子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