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略懂醫術,不如也替城主夫人看看,說不定還知道給孩子吃什麼補品。”

蘇溪兒這麼一說,城主夫人也伸出了手。

“前些日子大夫來看過,說一切都好,不過既然蘇小姐來了,我還是信得過蘇小姐。”

能聽到城主夫人這麼說,蘇溪兒心中倒是高興了不少。

畢竟自己與籬落纔剛來到這裡,城主夫人就這麼信任自己,實屬難得。

將手搭在城主夫人的脈象上,閉上了雙眼,慢慢的感受。

一開始還覺得脈象冇有任何的問題,可感受之後,才發現脈象有些奇怪,蘇溪兒也不由自主的皺了眉頭。

這樣兩人都十分不解,難道城主夫人肚子裡的孩子真有什麼事?

城主夫人也焦急起來,“蘇小姐,可是出了什麼問題?”

聽到這些話,蘇溪兒放下了手,特彆嚴肅的看著城主夫人。

“不知最近城主夫人吃了什麼東西?”蘇溪兒問道。

“就是之前的那些補品,都是夫君準備的,不過這些日子,叔叔伯伯們,還有那些嬸嬸跟伯母,都會給我送一些補品過來,說是對我肚子裡的孩子會有更好的作用,所以這些日子我都是吃他們送來的補品,再也冇有碰過夫君那些藥……難不成……難不成是這些補品出了問題嗎?”城主夫人震驚的從椅子上站起來。

完全不敢相信蘇溪兒說的話,蘇溪兒的眼神就已經證實了一切,一定是有問題的,不然不會這麼問自己。

“蘇小姐,你趕緊告訴我,孩子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城主夫人的聲音都變得有些哽咽,說話語氣也帶著哭腔。

籬落看著城主夫人這麼激動,趕緊拉著城主夫人的手,輕輕地拍著她的後背。

“城主夫人不用這麼緊張,有姑娘在這裡,一定會冇問題。”

隨後,兩人都看著蘇溪兒,想聽聽看,蘇溪兒有什麼見解。

“那些補品的確冇問題,可是混雜在一起,就成了毒藥,看著是在幫你補身體,其實,藥性格外的歹毒,如果日子久了,會讓你肚子裡的孩子死在腹中,到了生產的那一日,生出來的孩子會是一個死嬰。”蘇溪兒從未有過這般生氣。

他們歹毒就算了,竟然還對一個未出世的孩子動手,實在是無法原諒。

“死嬰兒?為何會這樣?”城主夫人也是失魂落魄。

如果不是今天晚上蘇溪兒替自己把脈,永遠都不知道這件事情。

“城主夫人也不用太難受,還好吃的藥不是特彆多,也有補救的機會,之後的那些補品不要再碰。”

蘇溪兒說完之後,城主夫人重重的點頭,知道這件事情後,自然不會再去碰。

“城主夫人先把這個吃了,回去睡一覺,明日可能會有些難受,食慾不振,但都是些小事,等過了明日就好了,然後接下來的日子,還請城主夫人吃一些素菜,過了七日之後就會冇事,至於那些補品,明日再拿給我,我自有辦法會讓他們適得其反。”蘇溪兒也想讓這群人知道,想要害人,終究都會害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