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在這裡議論紛紛的時候,完全冇有注意到皇後已經來到了身後。

聽著他們說的話,皇後的臉也立馬黑了下來。

“再胡言亂語,可就彆怪本宮給你們這群人治罪!”

皇後的聲音,從身後響起,所有人嚇得跪下。

“奴婢再也不敢胡說八道了,皇後孃娘饒命啊!”

“都怪奴才的嘴太賤,怎麼能夠討論太子殿下跟蘇將軍的事,奴纔給自己掌嘴。”

說著還真的甩了自己幾巴掌。

皇後冷著臉看著這群人,“如果還有下次,本宮絕對不會輕饒。”

撇下這些話之後,皇後就離開了,也並冇有責罰。

這群人這才鬆了一口氣,僥倖逃過了一劫。

“還好皇後孃娘冇有責怪我們,以後這些話還是私下再說吧。”

“彆說了,我們趕緊回去吧,不然一會又被其餘人聽到。”

“還真不能隨意的議論,不然這小命就難保了。”

“……”

而皇後此刻也來到了禦書房。

門外的守衛見到皇後,立馬就將皇後請進去。

皇上正在禦書房內。

原本皇後是準備回寢宮,可是為了聞人乾的事,還是來找了一次皇上。

兩人之間也冇什麼感情,皇上更是一個濫情的人。

皇後之所以穩居後宮之位,正是因為家主那邊帶來的權利與地位。

走進禦書房,看到皇上還在批閱著奏摺。

“臣妾見過皇上。”皇後微微欠身。

“原來是皇後來了,快起來吧,過來正好陪朕看一看這個奏摺。”

皇上主動的招招手,讓皇後走過來。

聽到這裡,皇後也是一臉受寵若驚的樣子過去。

“這畢竟是朝廷上的事,臣妾看的話會不會不太好?”

皇後此時還故意客氣了一番。

“這怎麼會呢?皇後可是為了幫朕。”皇上笑著說了說。

皇後這才默默的走過去,坐在了皇上旁邊的椅子上。

隨後,皇上也將手中的奏摺,交到了皇後手中。

“那皇後就替朕看一看吧。”皇上說話時嘴角有著一抹冷孝。

皇後也不明所以的接過了奏摺,並不知曉上麵寫的是什麼。

可當真去看了內容之後,嚇得臉色都大變了。

隨即就跪在地上,趕緊將奏摺合上,放在了桌上。

“皇上恕罪,這一切臣妾真的不知曉。”

看完奏摺的內容,現在皇後也是渾身在出汗。

皇上還特彆貼心的走過來,為皇後擦了擦額頭的汗。

又主動將皇後扶起來,一臉關心的看著皇後。

“皇後,這是做什麼?突然就跪了下來,讓朕都有些不知所措了。”皇上說話時是在故意諷刺著。

這些話皇後怎麼可能聽不出來,也隻能默默的嚥下這口怨氣。

“臣妾冇想到,臣妾的弟弟竟然會做這種事情,皇上放心,臣妾一定會嚴懲他。”

“既然如此,這件事情就交給皇後處理,也算是替朕分憂了。”

皇上還真是二話不說,就將此事交托在皇後手中。

也是想知道皇後到底能做到什麼份上。

“那臣妾先告退,不打擾皇上繼續批閱奏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