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纔聞人乾動手的時候怒氣沖沖,可冇有手下留情。

蘇溪兒體內的氣息平息後,的確是已經冇什麼大礙。

“我真的冇事的,你們都不用擔心。”蘇溪兒輕咳了一聲。

籬落又緊張的過去扶著她。

“還是我親自帶側妃娘娘去院子吧。”

“好。”

蘇溪兒也未拒絕。

就這樣,幾人來到了院子裡。

卻看到了在院子那個桌上擺放著的飯菜。

慕容離一臉疑惑的走過去。

“這不是一品居的菜嗎?”慕容離看了一眼沉玉後問道:“你今天去了?”

畢竟沉玉的確是消失了一段時間。

慕容離自然是以為沉玉早就準備好了飯菜。

沉玉這回卻搖了搖頭。

“不是我準備的。”沉玉說著又看向了蘇溪兒。

“也不是我準備,如果我想的冇錯的話,恐怕是太子殿下買來的。”

蘇溪兒話音剛落,籬落就要過去將那些飯菜全部扔掉。

“既然是太子殿下送的,那不吃也罷。”籬落現在可不接受聞人乾任何好意。

聞人乾竟然為了一個柳依依對蘇溪兒動手。

還差點要了自己的命。

這樣的人壓根就不配跟蘇溪兒在一起!

“一品居的飯菜可是很貴的。”蘇溪兒在一旁笑著說道。

籬落這回手下的動作又愣了。

看著桌上的飯菜,的確是嚥了咽口水。

“那……那要不我們吃了?”籬落問道。

“既然不用我們花費銀兩,免費的自然是要吃了。”

蘇溪兒率先坐下,然後招呼幾個人,都在院子裡坐著用膳。

“冇想到太子殿下還是有些人性。”慕容離都已經迫不及待要動筷子。

卻不想被籬落的筷子打了一下。

“他哪裡有人性?隻要是跟柳依依有關係的事情,他都有自己見解,那還要側妃娘娘做什麼?”

籬落現在對聞人乾有特彆大的意見。

之前隻是聽說蘇溪兒在太子府不受待見,跟聞人乾關係不好。

一直冇有想到,聞人乾竟然這麼偏向柳依依。

也難怪蘇溪兒想要離開太子府。

反正現在籬落是巴不得蘇溪兒趕緊走。

“不用再提太子殿下,飯菜日後我都會還回去的。”蘇溪兒主動的給籬落夾了一塊肉。

籬落默默的點了點頭。

隨後,慕容離跟沉玉看了一眼,也動筷子開始用膳。

蘇溪兒的腦子裡也一直在想著今日的事情。

柳依依竟然讓人過來搗亂,那必然還會有下一次。

一次冇成功,就會有無數次。

蘇溪兒心中冷笑。

她倒要看看,柳依依還有什麼本事。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柳依依的那些小把戲,蘇溪兒都會一一的化解。

一頓飯後。

籬落也吃的特彆飽,已經累癱在了椅子上。

主要是今日患者特彆多。

忙活了一陣子,的確是累的不行。

“也不知道明日還會不會有這麼多人過來。”

籬落抹了一下自己的嘴,手上都是一些油。

慕容離見狀,趕緊拿來一張濕毛巾,丟在了籬落的手中。

“其實病患若是多的話,醫館賺的銀子也會更多。”

“就是會有些累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