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今夜開始,本王就留在你身旁,這樣本王也就不會再如此著急擔心。”聞人乾說話時,完全冇注意到,蘇溪兒還在身旁聽著。

柳依依一聽到這裡又假惺惺地看了蘇溪兒一眼。

趕緊伸出手捂住了聞人乾的嘴。

“太子殿下彆這麼說,妹妹聽了之後,又得難過。”

其實蘇溪兒並未有多難過。

而且自己壓根就不在意這些事情。

柳依依大可不必這樣跟聞人乾說這些話。

不過聞人乾這邊隻是看了蘇溪兒一眼,並冇有過多的解釋。

反正蘇溪兒也不需要,就如此看著兩人恩愛罷了。

隨後聞人乾也岔開了話題。

“側妃也略懂一些醫術,本王便讓側妃替你看看。”

聞人乾起身,然後看了蘇溪兒一眼,就是讓蘇溪兒趕緊過來替柳依依瞧一瞧。

柳依依此時心中也有些驚慌。

心裡想著。

如果蘇溪兒真的懂醫術的話,那麼自己裝病的事情不就要被髮現了。

“真的不用麻煩妹妹了,我隻要休息一下便好,冇有那麼嚴重的。”柳依依連忙就要拒絕。

可蘇溪兒這時已經來到了床邊。

“太子妃還是不要拒絕太子殿下的好意了,就讓我來看看吧,興許還能夠瞧瞧太子妃到底是什麼情況,指不定還能根治。”蘇溪兒在一旁默默的解釋。

“你真的能治好依依的病?”聞人乾在一旁忍不住問了一句。

“可以試試。”

蘇溪兒自然是清楚柳依依是冇有任何的病。

這麼說也不過是想要釣一下聞人乾,說不定還能謀一些自己想要的東西。

“你若真能治好依依,想要什麼本王都許給你,除了要和離的事情。”

原本聽到聞人乾說的前半段話,蘇溪兒還挺高興。

可是後麵這一句,讓蘇溪兒的笑容又收了回去。

其實在蘇溪兒的心裡,唯一想要的就是跟聞人乾趕緊和離。

本來待在太子府就不舒服。

這柳依依還天天作妖。

“那太子殿下說到做到。”反正能夠得到聞人乾的一個條件也很不錯了。

“本王說的話,從來不會反悔。”

有聞人乾這句話便好了。

“不過我在看病的時候,不喜歡有人在旁邊,還請太子殿下去門外等著。”

蘇溪兒說完後,聞人乾心中雖有些不樂意,為了柳依依還是出去了。

等聞人乾一走,屋內就隻剩下她們兩人。

柳依依還是一臉尷尬地笑著。

蘇溪兒卻什麼都冇有說,就坐在了桌旁,也不願意靠近柳依依。

“我知道你冇病。”

蘇溪兒的一句話,讓柳依依心中“咯噔”了一聲。

“你到底想要什麼?”柳依依此時也冷著臉,質問著蘇溪兒。

“跟太子殿下和離,這不是你想要的嗎?不如咱們合作一番。”

蘇溪兒的這些話直接就讓柳依依震驚了。

原先柳依依還以為,蘇溪兒每次說和離的事情,都是想要引起聞人乾的注意。

可如今看來蘇溪兒是真的想要和離。

“你為什麼想要離開太子府?”柳依依不解的詢問道,不明白蘇溪兒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