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女主冷落月 >   第996章

-

兵部尚書及其家人,均被押入了刑部大牢。

原本兵部尚書是想把家中的孩子送出京都的,但是早在長安王被抓時,他們秦家的人就不能隨意出城了,必須要有陛下手諭。

喬莊打扮,也屢屢被識破,故而一個也冇有送出去。

被押入刑部大牢的兵部尚書,看著因自己兒蒙難的家人,悔不當初,若冇有與長安王結這門親,他秦家也不會落到今日這下場,真是一步錯,步步錯。

不但秦家不能倖免,給長安王送銀子的劉家也受到了牽連,長安王養那些私兵的糧草,便是劉家所送。

長安王養私兵是圖謀不軌,劉家送銀送糧,自然是與虎謀皮,不能饒恕。

刑部的欽差,也帶著一紙抄家令,去了遠在百裡之外的劉家,劉家在京都的鋪子,也早在長安王府被抄時便關了門,此時也以被查封。

雖然這幾日很忙,但是鳳城寒心情卻很好,抄了劉家未來百年國庫應該都不會缺銀子了,這讓人的心情怎能不好?

雲太傅讓人傳播了冷妃對貴妃不敬,皇上卻包庇不罰之事。

除了白家許家還有曲家的人說得凶,百姓並不買賬,聽到有人傳這事兒時,還要湊上去說一句:“皇上英明。”

因為百姓早就知道了,冷妃娘娘會對儷貴妃不敬,那是因為儷貴妃欺負小皇子,還讓自己的宮女傷了小皇子。

當爹孃的是最能體會冷妃的心情的,誰要欺負了自己家的孩子,彆說是言語不敬了,都要直接上手大嘴巴扇那些個不要臉的了。

憑啥冷妃娘娘要被罰,自己的孩子被欺負了,還不興人動個怒嗎?

該被罰的,明明就應該是欺負小皇子的人。

百姓對這個小皇子,可都是喜歡得很的,聽說小皇子被宮裡的嬪妃欺負了,感覺就像自己的孩子被欺負了一樣,心疼得很,都在暗地裡罵儷貴妃她們呢!

朝廷撥的銀子也到了西州和西州難民所逃難的城縣,地方采購好糧食,又宣佈了難民回鄉的政策,少部分難民選擇留在當地,成為當地人。

而大部分人,還是故土難離,選擇回到自己的家鄉。

有人揹著糧食踏上漫漫回鄉路,有人等著官府給安排居地,開始新的生活。

不管是選擇回去,還是選擇留下的,他們皆對以後的生活充滿了希望。

而這一份充滿希望的信心,是朝廷這次對難民的救治速度,和救治政策所帶給他們的。

天色已暗,皇宮之中已經點起宮燈。

許婕妤穿著一身粉色的繡百蝶宮裝,在皇上到冷宮的必經之路上徘徊著,時不時還會朝前張望,似等的有些心急了。

這兩日她都冇有抄經書,就來這兒堵皇上了,要是再堵不到皇上,先皇的冥誕就要到了,她就交不了差了。

批完最後一本奏摺,鳳城寒放下硃筆,捏了捏眉心。

抬頭看向外頭,見天色尚早,或許能趕上冷香宮的晚膳,便起身一邊朝外走,一邊說:“擺駕冷香宮。”

“擺駕冷香宮。”王信笑著重複了一遍,同小呂子和小路子連忙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