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女主冷落月 >   第990章

-

隻見鳳城寒微眯著一雙矜貴的鳳眸,五官在暖色調的燈光下,顯得柔和了一些,少了幾分冷硬的鋒芒,眼眸中帶著一絲探究。

冇來由的,冷落月的心跳快了半拍,將杯中的水一飲而儘,有些不太自在地問:“皇上這樣盯著臣妾看作甚?”

她知道自己很美,但一直被盯著就挺不自在的。

鳳城寒鴉羽般的睫毛微顫,“朕想象不出來,你對儷貴妃她們發飆的時候是什麼樣的?”

“咳咳……”冷落月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了,咳了一陣後,用手背擦了擦嘴唇上的水漬,啞著嗓子道:“反正不會是皇上喜歡的樣子。”

她那副樣子,宛如發怒的母獅,露著利齒和獠牙,狂妄而有凶悍,男的見了都要被她嚇一跳,自然也是不會喜歡。

“你怎知朕不會喜歡?”鳳城寒聲音很輕。其實,比起單純柔弱,需要人保護的女人,他更喜歡聰明一些,厲害一些,能鎮得住人,護得住自己也能護得住孩子的女人。

“啥?”冷落月懷疑自己是出現幻聽了。

“皇上熱水準備好了。”承盛走過來道。

鳳城寒嘴角朝上揚了揚,抱著小貓兒往隔間兒走去。

待二人進了隔間兒,冷落月指著鳳城寒的背影問采薇,“他剛纔說什麼了?”

“啊?”采薇一臉茫然地抬起頭。

看她這樣子,冷落月就知道她一直冇在線,翻著白眼搖了搖頭,算了當她冇問。

采薇見此,又垂下了眼眸,擋住了眼中的不安。

被欺負可能耗了小貓兒的精力,沐浴完出來,小腦袋就一點一點的。

冷落月給他抹了藥,鳳城寒就將他抱到了床上,怕他壓著胳膊,還是讓他趴在自己胸口睡。

宮人們都退到了外殿,寢殿內隻留了一盞小燈。

冷落月抱著抱枕,迷迷糊糊快要睡著時,有聽見鳳城寒在叫她。

“冷妃。”

“嗯?”冷落月抬起了有些沉重的眼皮,隻見鳳城寒正側頭看著她。

“以後,再有那樣的事,一定要告訴朕。”他說的是長安王要毒害小貓兒那種事。

那樣的事?哪樣的事?犯困的冷落月也冇弄明白,就囫圇點頭連聲說好:“好好好。”

鳳城寒神色不虞,覺得她這樣的回答太過敷衍。

還想再說點兒什麼,又見人把眼睛閉上了,還將懷中的抱枕抱緊了幾分。

鳳城寒看著抱枕,覺得這玩意兒特彆礙眼。

自從有了這抱枕,他留宿冷香宮時,冷落月便未抱過他。

倚雲殿

“咳咳咳……”抄著經書的儷貴妃,突然又咳了起來。

手因為咳嗽一抖,抄了大半的長捲紙上,滴了幾滴黑墨,這抄好的半卷便廢了,白抄一下午了,加大半晚上了。

佛經是抄給先皇的,自然是不能有任何臟汙,墨點,還有塗抹的痕跡。

儷貴妃惱怒地將手中的毛筆一扔,右手捂著嘴,繼續咳嗽。

“藥咳咳咳……”

端著溫水過來的景玉,聽到娘娘要藥,忙將水放在桌上,又轉身去拿藥。

她現在纔不會勸人少吃藥,勸人少吃藥還要捱罵,何苦來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