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女主冷落月 >   第975章

-

冷落月提著裙襬朝儷貴妃等人跑去,肺都快要氣炸了。

她出完恭回來,遠遠的便看見草坪邊站了一群人,定睛一看還是儷貴妃她們,而且承盛和春雨她們還跪在儷貴妃麵前,一個宮女還站起來,按著她寶貝的肩膀讓他下跪。

一股怒氣上了她的頭,她頓時便發出了一聲獅吼。

眾人聞聲扭頭一看,便看見冷妃宛如一頭憤怒的母獅,怒氣沖沖地朝這邊跑來。

儷貴妃等人眼中閃過一抹嫉妒之色,就算冷妃宛如憤怒母獅,粗魯的奔跑著,但卻依舊美得比陽光還要耀眼。

小翠見冷妃來了,還是有些心虛地收回手,退到了自家娘娘身側。

小貓兒看到孃親,小嘴一癟,張開雙手哭著朝孃親跑去,“孃親……”

這一聲帶著哭腔的小奶音,聽得冷落月心中一酸,跑得更快了。

跑到小貓兒麵前,蹲在地上一把將他抱進了懷裡,心碎地輕拍著他的後背。

“嗚嗚……孃親……”小貓兒頭埋在孃親懷裡的,哭的好不委屈傷心。

冷落月的心從來冇有像今日這般難受過,心碎成了玻璃渣子。

“貓貓不哭,孃親回來了,孃親保護貓貓。”

“嗚嗚嗝……”小貓兒打起了哭嗝,小小的身體一抽一抽的,讓人好不心痛。

白婕妤攤著手有些無奈地笑著道:“這叫什麼事,貴妃姐姐不過是教小皇子一些宮中的禮儀規矩而已,也冇打他,罵他。小皇子卻哭成了這樣,不知道的還以為貴妃姐姐在欺負小皇子呢!”

“冷妃娘娘,臣妾可以作證的,貴妃姐姐真冇欺負小皇子。”白婕妤看似在幫儷貴妃說話作證,實則是在拱火。

曲才人也附和道:“不過就是教導一下小皇子宮中的規矩禮儀,他便哭得好像有人欺負他一般,實在太嬌氣了。”

一個嬌氣的皇子又怎堪大任。

儷貴妃轉身垂眸看著相擁的母子二人,“身為皇子怎可如此嬌氣?冷妃,皇子不比尋常人家的孩子,不可養得太過嬌慣,否則這好好的皇子就要養廢了。”她理直氣壯地教訓著冷落月。

冷落月氣笑了,小貓兒纔多大點兒,她們竟然說小貓兒嬌氣,還反過來教訓她。

“嗬……”冷落雨冷笑一聲,抱著小貓兒站起。

小貓兒頭靠在孃親的肩頭,抽抽搭搭地哭著,小臉兒都哭紅了。

這一聲冷笑讓儷貴妃皺起了眉,像是對她的譏諷。

冷落月抱著小貓兒一步一步走上前,看著儷貴妃冷嘲道:“你生過孩子嗎?就在這兒教本宮怎麼養孩子。”

“……”儷貴妃一噎,貝齒咬著唇肉,臉頰上的肉瘋狂抽搐,被戳中了肺管子,也被冷妃這毫不客氣地話氣到了。

陸美人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冷妃好生狂妄,就算她在怎麼受寵,儷貴妃也比她位份高一級,她怎可如此與儷貴妃說話?

白婕妤和許婕妤心裡很興奮,巴不得冷妃再狂妄些,好讓儷貴妃搬出宮規來責罰她。

而曲才人卻替儷貴妃氣憤不已,“冷妃你怎麼說話的?”

冷落月眼珠子一轉,冷冷地看著曲才人,微抬著下巴輕蔑地看著她道:“本宮怎麼說話,輪得到你置喙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