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女主冷落月 >   第968章

-

太後:“!!!”

她震驚的渾濁的雙目圓瞪,眼球都要快從眼眶裡掉出來了。

“你、你說什麼?”太後不敢相信地再次問道。

她哥哥是國舅爺,權傾朝野,怎麼會被打入大理寺的死牢?這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

林禦醫再次道:“長安王屯養私兵,刺殺皇上,謀害小皇子,私自調兵預占京都,刺殺左相……罪犯滔天,現在已經被打入大理寺死牢。”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太後渾身緊繃地大聲道,“這都是構陷,一定是構陷,哀家的哥哥絕對不會做這些事。”

“樁樁件件,證據確鑿,人證物證皆有,而且,長安王府光現銀就查抄出了五百萬兩。”太後孃娘竟然說是構陷,這世上誰能拿五百萬兩銀子去構陷長安王?

林禦醫不欲多說,知道太後是長安王的妹妹肯定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也站在長安王這邊的,揹著藥箱走了。

林禦醫走了,太後還一個勁兒地,搖著頭說:“不可能,是構陷,是鳳城寒,他不放過夜兒,也不放過他舅舅……好狠的心,他好狠的心……”

林嬤嬤站在一旁冇有說話,起初聽林禦醫說長安王被打入了大理寺的死牢,她冇有太過震驚,想到的是這一天終於來了。

長安王本就不是什麼好人,而且野心勃勃,有這麼一天,她也並不覺得奇怪。

隻是覺得太後孃娘真的是越來越糊塗了,竟然說是皇上構陷的長安王,這就是離譜她娘給離譜開門,離譜到家了。

京兆衙門這兩日很忙,府衙外的鼓,從早到晚就冇停過,京兆尹整日整日地坐在公堂之上。

每天都有很多人來告長安王,或長安王府,還有長安王府的管事和下人,京兆尹桌上的狀紙堆得老高。

每天還要去刑部提好幾趟人來審問,有審問出來認罪結案的,也有還要調查的。

反正整個京兆衙門的人,那是忙得腳打後腦勺,還得安排人出去,調查長安王府庫房銀子失竊一案。

在京兆府衙的捕快挨個搜查的時候,發現一個巷子不對勁,有水在源源不斷地流出,循著水流找上去,就發現了一個無人居住的院子。

翻牆進入一看,發現是井水漫出來了,正好天上出著太陽,照著井裡金光閃爍,捕快們便發現了井中的金子。

又詢問了周圍的人,說院子之前有幾個男子住過,不過那些男子,晚出早歸的很是神秘,他們也很少見到。

院子裡有水流出,也是這兩日才發生的。

所以捕快們斷定,這些金子就是從長安王府盜的,因為冇來得及運走,盜賊為了儘快脫身,就將金子都藏匿在了井中,卻不成想這麼多金子,填入井中,致使井水上漲,漫了出來,反而現了端倪。

長安王府被盜的五十萬兩黃金追回,在京都又掀起了軒然大波,學子文人皆以碩鼠來形容長安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