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女主冷落月 >   第945章

-

院子裡的石道兩旁掛著點著的宮燈,門一打開,宮燈的光透進屋內,讓屋內不至於伸手不見五指般漆黑。

侍衛會武功,夜間視力本來就好於常人,一進屋後便楞住了,因為屋裡隻有王爺一人。

“出來呀!我知道你在屋裡,你給本王出來……”

侍衛本在昏暗的環境下,麵麵相覷,王爺是想讓誰出來呢?這屋裡除他,根本冇有其他人啊!

最近王爺就有些神神叨叨,估摸著是發了噩夢,所以發癲了。

侍衛首領,掏出懷中的火摺子,拔了蓋子一吹,火摺子瞬燃,將屋內照得更亮。

一邊朝對著衣櫃亂砍的王爺走去,一邊道:“王爺,屋裡冇有人呀。”

“噗呲……”利刃刺透皮肉的聲音響起。

侍衛首領,感到腹部一陣刺痛,低頭一看,隻見泛著寒光的劍,已經刺入了他的腹部,他難以置信地抬起頭,看著自己效忠的王爺,隻見其麵容扭曲,全是癲狂之色。

“王爺,我是範稟啊!噗……”一口鮮血從他嘴裡噴出,噴到了長安王的手上,也讓他的眼睛恢複了一絲清明。

“範哥……”其他侍衛驚撥出聲,也心驚不已,王爺真的是瘋了,連範哥他都捅。

長安王將劍抽出,範稟傷處的血,噴湧而出,濺了他一身,溫熱的血濺到臉上,也讓他徹底清醒。

“嘭。”範稟高大身影倒在了地上。

侍衛們怕王爺也捅他們一劍,故而不敢上前扶人。

長安王閉著眼深吸了一口氣,聲音冷靜地道:“準備熱水本王沐浴,將範稟扶下去找府醫醫治。”

“是。”

侍衛這纔敢上前,扶起範稟將其帶離,有人點亮了屋內的所有蠟燭,將屋裡照得入白晝一般亮,繼而扶起了屋內被撞到的凳子。

又傳了丫鬟進來伺候,等長安王沐浴完,已是五更,上朝的時候要到了。

長安王頭痛得很,但還是穿著朝服出了門,坐著馬車朝皇宮的方向而去。

他今日來得遲,倒冇有等待,一下馬車就隨文武百官一同入了宮。

此時,一個渾身浴血的人,翻牆落入了長安王府中,嚇了丫鬟一大跳。

連忙通知了管家前來,管家一到,看到那人穿的衣裳,心中便是一驚,連忙上前半跪在地。

哪人抬起滿是鮮血的臉,一把抓著管家的手道:“告、告訴王爺,出、出事……”了字還冇出口,嘴角便溢位鮮血,臉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管家伸手摸了摸,哪人的脖子,冇有脈搏了,人死了。

管家乾嚥一口,起身讓人將屍體抬了下去處理,他雖然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但死士這般模樣前來報信,一定是出了十分嚴重的事,但如今王爺已經入宮上朝,他也進不到宮裡去,隻能等王爺下朝出宮了再說。

縱使如此,管家還是派了侍衛去宮門外守著通知王爺,也派了人去山裡打探。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派去山裡打探的人,剛出城人就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