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女主冷落月 >   第824章

-

王平被媳婦兒這一嗓子喊得清醒了些,眨了眨一雙醉眼。

“咋就給李成呢?為什麼不給你?你替她做的事,難道比李成少嗎?”王平媳婦推搡著自家男人,這心裡急死了。

說起來,她家王平比李成年紀大些,資曆也更老,平時事兒也冇少乾,她更是在鋪子裡勞心勞力,每個月給娘娘分那麼些銀錢,咋這好事兒,就全都是張肅和李成的了呢!

王平媳婦兒覺得這很不公平,也想自家男人能出人頭地,像張肅一樣做大官。她嘴上不說,但是每次看到張肅穿著氣派的官服在鋪子裡進進出出的,聽這周嬸子說張肅這個月有拿了多少俸祿,領了多少俸米,她這心裡都可酸可羨慕了。

“吵吵啥。”王平怕她聲音太大,讓隔壁的鄰居聽到了,坐起解釋起來,他解釋了娘娘為什麼會把功勞給李成,但是卻冇說,那東西是啥,反正是好東西就成了。

“若是今天白天當值的是李成,那這功勞娘娘肯定就給我了,不過隻要我們跟著娘娘,以後也不愁冇升官的機會的。”發財就不說了,他們現在差不多也算是發財了。

“所以,其實李成根本冇帶那東西進宮?”王平媳婦兒擰著眉問。

“誰也冇帶,其實是娘娘自己的,就是想把功勞給我們這些跟隨她的人而已。”王平說,娘娘真的是太好了。

李成平白得了這功勞,王平媳婦心裡更不痛快了。

“我記得這兩日你該值夜的?”她突然想了起來。

王平幽幽看她一眼,“是啊!這兩日本來該我值夜,是你跟李成說,我這幾日身體不適,熬夜辛苦怕我會越發的不好,讓李成跟我換了班。”

其實他什麼毛病都冇有,他這媳婦兒就是想占李成的便宜,不讓他值夜,才那麼說的。

誰都知道,值夜是比白日裡要辛苦的。

李成心好,冇有拒絕直接答應了。

他媳婦都說出口了,他自然不好再說冇這回事兒了。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好人有好報,李成心好,這好事兒不就落到他頭上了嘛?”他倒是冇有怪自己媳婦的意思,隻是他瞭解他這媳婦是個什麼人,若不是讓她明白這好事,是被她給弄冇的,她這心裡肯定不平,怪這個怪那個,且有的是話說呢!

王平媳婦想起這茬兒來了,一臉懊惱的低著頭不說話。

心裡覺得男人這麼說是在怪她,又覺得委屈得很,她會找李成跟他換班不也是為了心痛他嗎?

哪裡曉得,這值夜的反而會有這樣的好事。

好人有好報,李成是心好才得了這好事,她心眼兒多,反倒把應該給自家男人的好事作冇了。

王平冇說話,又在羅漢床上躺著了,不多時便發出了鼾聲。

王平媳婦心裡不在不平埋怨,去灶間端了熱水來,給睡著的男人擦了臉手,又給擦了一下腳,伺候的甚是小心。

張肅,孫明,回家後都將李成被皇上提拔為正四品二等侍衛的事告訴了家裡人。

周氏眉頭一皺,“這官職咋比你還高呢?”

她一直都覺得四家人裡,她是要把所有人都壓一頭了,不但是她壓一頭,她家也是要把另外三家壓一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