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女主冷落月 >   第747章

-

聽的文臣之言,鳳城寒身子微微右傾,看著雲太傅問:“雲太傅覺得呢?”

雲太傅見皇上問自己了,原本有些微駝的背,又挺直了,道:“中秋自該有詩,這天地,這夜景,還有這宴會,正是作詩的絕好環境。不過隻作詩也太無趣了些,不如讓諸位娘娘和貴女們,繼續獻藝,其他人以所獻之舞,之曲,結合環境和景色作詩,在一個人的獻藝結束後,相繼念出所作之詩來,由皇上裁定,作得好的,皇上便給個小小的賞賜。”

這樣一來,無論王孫公子,還是妃嬪貴女都可以一展自己的才華和技藝。

原本是冇有嬪妃獻藝的,雲太傅特地說了讓諸位娘娘和貴女們獻藝,也是為了自己的女兒儷妃能夠在皇上麵前展示自己的技藝和才華。他培養的女兒,他最是清楚,儷妃不管是才華還是琴棋書畫和舞樂,在京都的所有貴女之中,那都是拔尖兒的。

她若獻藝,必定是能力壓群芳,技驚四座的。

鳳城寒說了個“好”字。

皇上的好字一出,一眾自覺才學過人的王孫公子,都摩拳擦掌,想要一展自己的才華。

貴女們也冇有不高興了,反而十分高興,大家要以她們所獻的才藝作詩,若是詩作的好,能流傳開,那她們必定也是會聲名遠播的。

正滿心歡喜地等著上台,卻見那坐上頭的白婕妤站了起來。

“臣妾好久冇有彈過琴了,一時技癢,請容臣妾為皇上和大家彈上一曲。”白婕妤側身麵向鳳城寒,微微垂著頭道。

“準了。”

於是白婕妤上了舞台,宮女內侍,將琴和琴架都搬上了舞台,在後頭放了一張凳子。

白婕妤坐在凳子上,潔白的素手,輕撥琴絃試音,琴發出悠揚悅耳之聲。

很好,她笑了笑,雙掌放在琴絃上,閉著眼深吸了一口氣,熟練地撥動琴絃,彈起了纏綿的《青絲繞》。

琴聲悠揚悅耳,纏纏綿綿,含著某種情愫,讓不少風雅之人,都閉上了眼睛,晃著腦袋用心欣賞。

這用心欣賞了,自然才能作出符合意境的好詩。

蘇昭容等妃嬪,看著台上受人關注的白婕妤,都暗怪自己不如白婕妤反應快,晚了一步。

人都是有表現欲的,這些後妃們自然也不例外,但礙於身份,又不好主動開口說自己要獻藝,如今雲太傅說了,讓諸位娘娘和貴女們獻藝,皇上也說了好,她們自然不能放過這個表現的機會。

那關係好妃嬪,還小聲地商議起來合奏,或者一人彈琴,一人唱歌,一人跳舞來。

妃嬪雖然不多,但也有十來個,若是要一個個的獻藝,怕是要獻到宴會結束,還不如兩三個人一起。

冷落月吃飽了,放下筷子,欣賞著白婕妤的琴音,她是個粗人,體會不到什麼意境,隻覺得這琴聲好聽,不過跟冷宮裡的王婕妤比起來,那是差遠了。

想起冷宮,冷落月覺得,她出冷宮前教徐太嬪她們那些曲子,她們估計都跳膩了,找個時間得去給她們更新一下。

她哪裡知道,徐太嬪她們此刻正在冷宮裡開著中秋晚會,跳著《感恩的心》的手勢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