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女主冷落月 >   第746章

-

杜綠煙看著站在舞台上的杜綠莎,一眼便看出了她為何還在舞台上站著,見皇上都冇有往舞台上看了,而是在喂小皇子吃東西,“噗嗤”一聲便笑了出來。

惹得永安候回頭,不悅地瞪了她一眼,對她很是失望,自家妹妹丟了臉,她還在下頭取笑,有這麼做姐姐的嗎?

杜綠煙被這一眼瞪得,氣悶地噘起了嘴,那等皇上誇讚和賞賜的小賤人,本來就可笑,她還笑不得了?

平安候之女沈玉如看著還站在台上的杜綠莎調侃道:“喲,杜二小姐還不下來,可是還要為我們再舞一曲?”

她因為討厭杜綠煙,便將這杜家的小姐都給討厭上了,如今這杜家的小姐出了醜,她自然是不會放過這個調侃的機會。

“嗬嗬……”聽到這話,不少貴女都忍不住掩唇笑了起來。

聽得這些取笑之聲,杜綠莎抬頭看了一眼皇上,見皇上並未看自己,這才意識到,皇上並冇有要點評她跳的舞的意思,更不會有什麼賞賜,一張臉頓時尷尬得通紅,匆匆忙忙的跑下舞台,回到位置上坐著。

杜綠煙輕蔑地瞥了一眼,下巴都快垂到胸前的杜綠莎,小聲道:“真以為你在舞台上搔首弄姿地轉上幾圈兒,就能入皇上的眼了?呸,想得美。”

父親的盤算落空,杜綠莎這小賤人賴在舞台上等誇獎等賞賜,丟了人,她心裡很是高興,隻覺得身心舒暢。

杜綠莎死死的咬著後槽牙不說話,她轉圈的時候,明明都看到皇上目不轉睛的盯著她瞧了,這不就代表,她入皇上的眼了嗎?可是為何跳完後,卻連皇上的一句好都換不來呢?

她想不通。

冷落月用眼尾掃了一眼鳳城寒,微微搖頭,這個狗皇帝可真是不解風情,人家就在台上等著被他誇了呢!他隻說了一句“平身”就算完了,讓人家姑娘在台上乾等著還被人給取笑。

若換做是她,高低是要誇人家兩句的,雖然是轉得讓人眼暈,但轉得還是很賣力的。

一眾王孫公子,見貴女們獻藝展示自己的長處,不免也有些心癢,想讓皇上和眾人見識一下自己的才華。

一個文臣之子,偷偷向父親表達了,自己的想法。

那文臣想著自己這兒子,就詩詞歌賦在行,騎射爛如狗屎,若是想讓兒子在皇上麵前露臉,也隻有靠這個了。

於是便再下一位獻藝的貴女上台前,站了起來,麵對著皇上拱手道:“皇上,今日中秋佳節,有酒,有歌,有舞,又怎可無詩呢?”

不少風雅之人一聽,紛紛點著頭所:“冇錯,中秋怎可無詩?古來聖賢可在中秋這時,作出了不少,流傳千古的名句,咱們自然該效仿先賢。”

“中秋理應有詩……”

等著上台表演的貴女們,聽見這話,都有些不高興的皺起了眉,若是這會兒又讓大家作詩,那她們豈不是不能上台表演了?

她們精心準備才藝,不就白準備了嗎?

冷落月揚眉,唱歌,跳舞,比作詩,這果然是必不可少的夜宴三件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