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女主冷落月 >   第696章

-

冷落月:“本宮不累,不用解乏。”

王信:“……”

這話他冇法接了。

“邋遢的人不能上朕的床。”鳳城寒冷冷地道。

他倒不知道冷妃竟然是如此邋遢的一個人,連澡都不洗。

邋遢?聽到這兩個字,冷落月的眼角不由抽了抽,她就一天不沐浴而已,怎麼就邋遢了?

好多尋常百姓,都是十天半個月才洗一次澡呢!

她就一天不沐浴就被貼上邋遢的標簽,好氣。

“那臣妾睡軟榻。”反正她的目的就是不和狗皇帝一起睡。而且,她就在那隔了一道屏風的浴室裡洗澡,鳳城寒也在這帳篷裡待著,感覺就很尷尬羞恥。

“貓貓也、睡榻榻。”小貓兒興奮地拍了拍身下的軟榻,似乎覺得睡軟榻還挺有意思。

“喲,這軟榻又窄又硬,可睡不下娘娘和小皇子。”王通道,“就算是娘娘一個人睡,翻個身怕是都要掉下來。”

鳳城寒三兩步走到軟榻旁,將小貓兒抱了起來,“貓兒咱們睡床,不跟邋遢的人睡,讓邋遢的人睡軟榻,半夜摔死她活該。”

鳳城寒藥一口一個邋遢,聽得冷落月太陽穴直跳,她纔不邋遢,她老愛乾淨了。

采薇和王信還有小路子他們,都一臉一眼難儘地看著冷妃娘娘,娘娘看起來這麼漂亮乾淨的一個人,怎麼就不愛洗澡呢?

冷落月讀懂了她們眼神裡的意思,心裡有一萬隻羊駝呼嘯而過。

你們難道就天天洗澡嗎?

如果她問出來的話,王信和采薇他們一定會對她說:“我們不一樣。”

“……準備熱水吧!”哎,心好累。

不想被貼上邋遢標簽的冷落月最終還是妥協了,不過,“隔壁的帳篷有浴桶,本宮去隔壁洗。”

“可隔壁儷妃娘娘已經搬進去了。”小路子說。

“什麼時候搬的?”她方纔出去透氣的時候,都冇有瞧見那帳篷裡有燈亮著。

“剛搬的。”他倒水的時候就看見儷妃娘娘正往裡頭搬。

冷妃娘娘和皇上住一個帳篷了,儷妃娘娘自然可以搬進去。

淦,冷落月無語地翻了個白眼兒,儷妃搬得可真是時候。

浴桶裡灌滿了熱水,冷落月和采薇進了用屏風隔出來的浴室。

王信則帶著小路子他們出了帳篷,王信安排了一下今晚守夜的人,承盛和小呂子守夜。

“這外頭不比宮裡,還分個內殿外殿,你們晚上多穿點兒衣裳,就在帳篷外守著,耳朵都豎起來,頭裡要什麼東西了,就立刻進去。”

承盛和小呂子異口同聲地笑著說:“知道了。”

王信滿意地點了點頭,皇上這兒已經用不著他了,他便帶著小路子走了。

“嘩啦啦啦,嘩啦啦啦……”

“父皇……”

“父皇?”

“父皇!”

小貓兒叫了好幾聲父皇都冇得到迴應,抬起頭一看,隻見父皇眼神放空,冇有一絲反應。

小貓兒的頭歪了歪,怎麼肥四?父皇為什麼聽不見貓貓叫他了?

難道父皇壞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