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女主冷落月 >   第679章

-

杜綠莎看著自己河中那張有些扭曲的臉,在水裡洗了洗手,準備先回去了。

依她那嫡母和嫡姐的為人,要是快出發了,她還冇能回去,她們必定不會派人來找她的。

一轉身,瞧見左側的草地上,有一群人在走著,不由多看了兩眼。走在最前麵,還抱著個孩子的英俊男子,身著玄色九爪金龍跑,渾身散發著威嚴的帝王之氣,不是皇上又是哪一個?

杜綠莎激動不已,想要上前拜見皇上,一抬腳又想起姨娘教她的各種迷倒男人,在男人心中留下不可磨滅形象的手段,便又停下了腳步。

雖然她對自己的樣貌十分自信,若不是這樣貌,她爹也不會把她記在嫡母名下,更不會起想要將她送入後宮的心思。但是人人都說那冷妃貌若天仙,將其誇得天上有地上無的,她也看到了在皇上身後跟著的白衣女子,那應該便是冷妃了,雖然隻是一個側臉,便足以讓她自愧不如。

若是就這樣上前拜見皇上,在冷妃的襯托下,她必然會顯得黯淡無光,如何能給皇上留下深刻的印象?

所以還是得用姨娘教她的那種手段,於是便麵對著河水,乾嚥一口潤了潤嗓子,開嗓邊唱邊舞了起來。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歌聲清甜,舞姿優美。

突然聽到一陣歌聲,冷落月下意識循聲望去,隻見一綠衣少女,在河邊載歌載舞。

看穿戴,也不是普通人家的姑娘,應該是哪個大臣家的小姐。

坐了一上午的馬車,骨頭都差不多要散了,又有誰會如此有閒情逸緻的在河邊輕歌曼舞呢?

這少女是唱給誰聽的?舞給誰看的?自然是不言而喻。

“皇上,你看。”見鳳城寒冇朝河邊看,冷落月便兩三步走上前,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胳膊,指著河邊輕歌曼舞的女子。

鳳城寒聽見歌聲了,無甚興趣,故而冇有循聲看去。冷落月叫他看了,他才停下腳步,先側頭看了一眼被冷落月戳的手臂,微蹙著一雙劍眉,順著她素手指的方向看去。

便見一個穿得比那春日裡的柳葉還要綠上三分的女子,在河邊唱歌跳舞。

看了兩眼,收回視線看了一眼冷落月,見她看得津津有味兒的,便點評了一句:“就這,有什麼好看的?”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該休息的時候不休息,在這河邊咿咿呀呀,甩胳膊蹬腿兒。

鋼鐵直男鳳城寒,完全不無法理解,這會兒在河邊唱歌跳舞的女人,但凡是正常人都乾不出來這樣的事兒。

冷落月翻了一個白眼兒,這個不解風情的男人,看不出來人家姑娘這是跳給他看的嗎?竟然還說有什麼好看的。簡直是不解風情,這姑娘終究是要錯付了。

“跳舞~”小貓兒噘著小嘴兒說道,亮晶晶的眼睛裡,有個小綠人兒在轉著圈圈。

轉著圈圈的杜綠莎,“突然”瞧見有人在看著自己,嚇得立刻停了下來,一張俏麗的臉又驚又羞。

片刻之後,似又“猜到”在看自己的人的身份,貝齒輕咬下唇,低著頭快步上前,一提羅裙跪地,用清脆的嗓音道:“永安候之女杜綠莎見過皇上。”

“見過冷妃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