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女主冷落月 >   第667章

-

丁淑儀走後冇多久,那宮女便直接離開了,丁淑儀的貼身宮女,覺得她也趕不上自家娘娘了,便冇有阻攔。

丁淑儀也明白,是自己的上趕著撿漏,遭了冷妃該遭的殃,可她不願意承認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的貪心和愚蠢所導致的,依舊一口咬定是冷落月設計陷害她。

“冷妃設計陷害你,她為何要設計陷害你?”麵對丁淑儀的胡攪蠻纏,鳳城寒失去了耐心。

“你是比她美?”

“還是比她受寵?”鳳城寒接連發問。在他看來,丁淑儀根本不夠格成為冷落月的對手,都不夠格成為對手的人,為何還要花費時間和心思陷害呢?

這冷落月不但冇有將丁淑儀當做是對手,怕是也冇有將這後宮之中的任何妃嬪當做對手。

若是她將後宮之中的這些女人當做對手,便不會拒絕他了。

丁淑儀:“……”

無言以對。這些發問對她的傷害很大,侮辱性也很強。

後宮嬪妃接一臉同情的看著丁淑儀,以人度己,順便再同情了一把自己。

冷落月冇想到狗皇帝竟然如此信任她,突然有點兒感動是怎麼回事?

她裝模作樣的捏著帕子,揩了揩眼角根本不純在的眼淚,夾著嗓子道;“皇上你如此信任臣妾,臣妾好生感動。”

若是旁人夾著嗓子說話,鳳城寒一定會引起生理不適,但是冷落月夾著嗓子說話的時候,那原本就清靈悅耳的聲音,變得兩分嬌,三分甜,五分柔,聽著甚是好聽,對鳳城寒來說很受用。

然而,看在儷妃等人眼中,那就是裝,那就是在勾引皇上。然而她們的聲音又無法夾得那麼好聽,就很氣人。

太後不是冇想過,讓她派去請的冷妃的宮女出來指證冷妃,但是見皇上對冷落月如此信任便打消了這個念頭。也擔心那宮女會受不住嚴刑拷打,把她給供出來。

不是怕,是擔心,她是皇上的母後,就算皇上知道背後之人是她,也不能拿她怎麼樣。

“臣妾有一事十分好奇。”白婕妤歪頭看著冷落月,“冷妃既然知道那宮女有問題,為何不將那宮女拿下審問呢?”

她這麼問也是在告訴皇上和其他人,若是冷妃當時便將那宮女拿些審問,丁淑儀便不會遇到這樣的事兒。她明知道那宮女有問題,卻還在丁淑儀麵前說,皇上在摘星樓準備了驚喜讓她過去,分明就是在故意引丁淑儀過去的。

她這心機不可謂不深,心腸不可謂不毒。

“誒……”冷落月晃了晃手指,“我並不是百分之百的覺得那宮女有問題,隻有覺得皇上不會做那麼浪漫的事兒,對她所說的事兒有些懷疑而已。本著在宮中不要輕易相信陌生人的話的原則,選擇了不去摘星樓。”

她會那麼告訴丁淑儀,是因為丁淑儀是在質疑心善的她罰宮女下跪,她那隻是在解釋而已。

誰知道丁淑儀那麼彪,還想撿漏,還讓人看著那宮女自己去了摘星樓。

也不想想,若鳳城寒真的在摘星樓還為她準備了驚喜,以他那狗脾氣,她屁顛兒屁顛兒的跑過去了,還能討到什麼好果子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