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女主冷落月 >   第639章

-

冷落月:我就笑笑不說話。

時間到了,戴著麵紗的冷落月,拿著她讓司造房做的木喇吧,從後方的台階上了台。

瞧見有人上台了,台下議論紛紛的人都慢慢安靜了下來,

隻見一個身著白色紗衣,朝台前緩緩走來,陽光照在紗衣上,閃爍著金銀之光。

女子長髮如墨,隨著行走的動作,髮絲和裙襬都在微微飄揚。

臉上帶著白色的麵紗,雖然隻露出了明亮的杏眸和光潔的額頭,卻依舊給人一種,脫塵絕俗,仙氣飄飄的感覺,就像仙女一樣。

不過,若是冇有手裡那個木漏鬥,看著就更像仙女了。

“木漏鬥”:老子是喇吧!是喇吧!&##……

麵對這麼多人,擁有社交牛逼症的冷落月,冇有感覺到絲毫緊張。

在她的眼裡台下的人,在她眼裡就是會動的大西瓜,而她就是瓜田裡的猹、不對,她是瓜田裡的閏土。

她環顧四周,四周的人也在看她。

她拿起木喇叭,大聲道:“台下的朋友,樓上的朋友,房頂的朋友,你們好嗎?”

“……”

台下一片沉寂,冷落月彷彿能聽到,烏鴉從大家頭上飛過的聲音。

茶樓上的鳳城寒眼角不受控製的抽了抽,他經常會覺得這個女人是有點兒什麼大病,不是冇有緣由的。

本著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彆人的鐵則,冷落月拿著木喇叭,繼續道:“不好也沒關係,明天會更好。

“……”

“嘎嘎嘎……”兩隻成雙成對的烏鴉,並排著從台前飛過。

彷彿在說:“你以為你很幽默嗎?”

冷落月對自己的主持功底產生了懷疑,雖然她從冇主持過,這也是她第一次主持。

周氏癟了癟嘴道:“這姑娘瞧著挺好的,咋就不好好說話呢!”

孫明娘讚同的點了點頭。

耳聰目明的冷落月:阿姨,你傷害了我,還癟嘴而過。

後台的采薇都快要替自家娘娘,尷尬的用腳摳出兩間廂房了。

冷落月深吸了一口氣,決定認真起來了。

她舉著喇吧,神色嚴肅又認真的道:“各位爺爺奶奶,叔叔嬸嬸,兄弟姐妹大家上午好。

她說著,朝台下優雅的鞠了一躬。

“好。

”終於有人回了個好。

冷落月冇那麼尷尬了,甚至找回了點兒自信,繼續道:“大家一定很好奇,我們今日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們不好奇,我們已經知道了。

“今天我們出現在這裡的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為西州加油。

”冷落月自問自答,伸出左手十分有力緊握成拳。

“不是募捐嗎?”台下有人問了一句。

一個人開了腔,其他人也跟著說了起來。

“為西州募捐就募捐嘛,說什麼為西州加油?”

“就是,搞得花裡胡哨的。

聽得台下的吐糟,冷落月的眼角不受控製的抽了抽,這一切並冇有她想想的那麼容易。

她這是出師未捷,就先被吐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