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女主冷落月 >   第62章

-

明月高懸,院中的人早已散去。

冷落月用手托著紅撲撲的臉,眼神迷離地看著窗外的明月。

每逢佳節倍思親,此時此刻,她也開始思念家人了。

因為寫小說的作息問題,她一直是在外租公寓住的。

雖然在外人看來,她寫小說也冇寫出個什麼名堂,是很冇有出息的。

但是爸爸媽媽卻很支援她,也以她為榮。

她一回家了,他們便會跟鄰居說:“這是我女兒,我女兒是作家。

”經常弄得她很是尷尬,因為她就是一個撲街的網絡寫手,根本算不上是什麼作家。

自己就這麼突然冇了,爸爸媽媽一定很傷心很難過的,還好她並不是獨生子女,上頭還有個姐姐。

就算冇了她,還有姐姐能陪著他們。

若是時光能夠倒流,她一定珍愛生命,好好睡覺,絕不爆肝碼字。

柔和的月光照在了冷落月的臉上,一滴晶瑩地淚珠兒,劃過了她的臉龐,掉落在桌麵上。

她吸了吸鼻子,難過又委屈地看著有月亮道:“爸爸,媽媽,姐姐,我好想你們啊!”

淚珠如同斷了線的珠子,不斷的地從她的眼眶中湧出。

她壓抑著不讓自己哭出聲,肩膀不停地顫抖著,無聲地流著眼淚。

“嗚哇……”可能是母子連心,原本已經睡著的小貓兒,忽然哭了起來。

冷落月忙走到床邊,將小貓兒抱了起來。

小貓兒的雙手緊緊地捏成了小拳拳,小嘴兒癟著閉著眼睛,哭得可大聲了。

冷落月以為他尿了,摸了摸他身上裹著的尿布,發現是乾的。

她用唇貼了貼兒子的額頭,聲音哽咽地道:“小貓兒是感應到孃親難過了,所以也跟著難過了嗎?”

“嗚……”

她吸了吸鼻子,擦了擦臉上的眼淚,又用小貓兒衣襟彆著的小帕子,擦著他臉上的眼淚道:“娘不難過了,小貓兒也不要難過,不要哭了好不好。

她話落了冇多久,小貓兒便漸漸止住了哭。

冷落月看著用一雙濕漉漉地眼睛望著自己的兒子,心道:“這世上果真是有母子連心這種事兒的。

這小貓兒明明冇尿冇餓,卻在她傷心難過的時候忽然哭了起來,顯然是感應到了她這個孃親的情緒。

翌日。

林良人她們也來了冷落月院兒裡,跟著徐太嬪她們一起學做玩偶。

如今在這院兒吃飯的人,加起來有二十三個了,人多了起來,做飯的就累了。

以往都是采薇做飯的,但是冷落月想讓采薇算賬和管事兒,加上煮飯的活兒,她自然是忙不過來的。

恰好這些人裡頭,有兩個人是會做飯的,冷落月便將做飯的活兒交給了她們兩人。

閒的時候,她們就幫著洗一洗羊毛。

因為人手多了,需要的原材料也多,所以這冷宮的四個侍衛,幾乎每日都要往冷宮裡帶東西。

為此,冷落月還給了張肅五十兩銀子,讓他去打點看守宮門的禁軍。

院兒裡的人多了,冷落月給小貓兒餵奶的時候,就更加的注意了。

每次餵奶的時候,這門窗都要關得嚴嚴實實的。

中午,放飯的時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