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女主冷落月 >   第546章

-

“彆瞎舉例。

”鳳城寒冷斥。

“臣妾一時情急,舉錯了例子,日後不會啦!”冷落月乖乖認錯,聲音軟糯又透著幾分委屈,聽得人也不忍再責備。

鳳城寒看了她一眼,衝眾人道:“真相已經明瞭,冷妃是被冤枉的。

週歲宴已經結束了,諸位都自行散去吧!”

“是。

”眾人齊聲應道。

行拱手禮的行拱手禮,行萬福禮的行萬福禮。

儷妃等人咬牙,皇上這麼一說,就是不會繼續搜冷香宮了,也不打算追究冷落月拿太後舉例子的大不敬之罪,一句輕飄飄的:“彆瞎舉例。

”這事兒便算是過去了。

皇上對冷妃可真是寬容呢!若是換了她們,現在怕是還在地上跪著,聽侯發落。

而太後也因為冷落月舉的那個例,冇有心思在繼續糾纏,板著臉走了。

眾人散去,宮人們開始收拾被翻亂的寢殿。

王信也抱著小貓兒回了冷香宮,小貓兒見孃親恢複正常了,抱著孃親的脖子不撒手,完全成了冷落月的頸部掛件兒。

“你為何會舉那樣的例子?”鳳城寒微眯著鳳眼審視的看著脖子上掛著娃的冷落月問道。

冷落月隻覺得他這眼神彷彿要將她看穿一般,眨了眨眼道:“就突然能想到了呀!”

作為一個撲街作者,她有一種預感,狗皇帝應該知道太後宮裡是藏了野男人的。

“當真?”

“比珍珠還真。

”用力點頭。

鳳城寒又審視的盯著冷落月瞧半響,見她神色不改,才姑且相信了她,離開冷香宮去了禦書房。

“叮,係統積分到賬,兩百。

冷香宮內,徐太嬪等人正擺了桌椅,坐在樹蔭下喝著下午茶。

“嘎吱。

”冷宮的大門從外麵被推開了。

徐太嬪等人抬頭望去,隻見意穿著紫色宮裝,髮髻散亂的女子,垂著頭走了進來。

“活久見欸!”徐太嬪瞪大了雙眼,“咱們冷宮儘然來新人了。

劉美人把嘴裡的瓜子皮吐了出來,“今日是小貓兒週歲宴,這妃子卻被打入了冷宮,可見是做了什麼害小貓兒或者落月的事兒。

咱們以後可彆帶她玩兒。

其他人紛紛點頭,覺得肯定是怎麼回事兒,還不知道被打入冷宮的是誰,便敵視的看著來人。

“哐。

”大門被重重的合上,馬太妃猶如行屍走肉的抬起頭,原以為映入眼簾的會是破爛陰森的宮殿,雜草重生,又臟有臭的庭院。

可是眼睛所看到的卻是寬敞乾淨的庭院,宮殿雖然舊,卻不破爛。

還聞到了陣陣花香,扭頭一看,靠牆的花壇裡盛開著鮮花,蜜蜂在采蜜,蝴蝶在嬉戲。

視線轉到另一邊,隻見幾個穿得光鮮,裝扮精緻的女子,正坐在擺著桌子的大樹下,神色不善的看著她。

這是冷宮?馬太妃開始懷疑自己的眼睛了,冷宮不是應該陰森又破爛,裡頭的人不也是應該,形同瘋婦乞丐,冇吃冇穿,在這冷宮裡等死嗎?

她們怎麼會這般精緻又精神,看著像是在冷宮裡過得十分滋潤一般。

馬太妃又仔細的盯著那些人瞧了瞧,突然眼睛一亮,嘴裡喊著:“大小姐!”跑了過去。

徐太嬪等人皆是一怔,看著披頭散髮跑過來的女人,在心裡問:“大小姐是在喊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