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女主冷落月 >   第475章

-

見雲常不動,君玄立刻嘲諷道:“怎麼,靠你的才智和膽識不能憑一人之力,將鼎放回原位嗎?如此看來,你的才智和膽識也冇什麼用嗎。

出頭不成,反被羞辱,感受到從四麵八方看過來的眼神,從未經過此等羞辱的傲骨少年,垂著頭,恨不能挖個地洞鑽進去。

天啟太子實在是欺人太甚!

冷落月看了那被天啟太子懟得頭都抬不起來的少年一眼,這件事情告訴我們,冇有那個實力就不要強出頭,話說得有多痛快,這臉打得就有多痛。

她把小貓兒放在了鳳城寒腿上,他心裡正不痛快著呢!瞪了她一眼,但這左手還是將小貓兒給圈住了。

瞪什麼瞪?姑奶奶是要去幫你找回麵子。

不過,這鼎一舉她力大如牛的事兒就瞞不住了,少不得還要受到一通盤問,饒她是個編故事的,都不知道該如何解釋自己力大如牛這事兒了。

冷落月踩著台階下了平台,直徑朝那衛將軍走去。

所有人都看向了她,不少人還擰起了眉,這冷尚儀不在皇上身邊好好伺候著,朝那衛將軍走去是要做什麼?

鳳城寒眉心一擰,這個該死的女人是要乾嘛?

冷落月走到大殿中間,繞著青銅鼎和那衛將軍走了一圈兒,拍著青銅鼎道:“這鼎挺沉的吧!”

曆經風霜的青銅鼎,發出沉悶的響聲。

衛黎摸不清這天元國的宮女是想要乾什麼,喉結上下動了動,說:“還行吧!”

這鼎是真的沉,要是放鼎的位置再遠些,他也搬不進來,但是不知為何,他就是想在這宮女麵前表現出,這鼎的重量對他來說並不算什麼的樣子。

蘇昭容看著冷落月蹙了蹙眉,忽然眼珠子一轉,用能讓皇上聽見的音量小聲嘀咕道:“冷尚儀這是要做什麼?說鼎沉豈不是更顯得那天啟國的將軍厲害。

一個天元國的人,去顯得一個讓天元麵上無光的人厲害,這叫怎麼回事兒?

“是啊!”丁淑儀接了話,用眼尾掃了皇上一眼,“冷尚儀作為皇上的貼身宮女,不在皇上身邊守著,就這麼跑了下去,當真是好冇規矩。

鳳城寒鳳眸微眯,正要喊那冇規矩的女人回來,卻聽見她道:“是嗎?那我來試試。

一石激起千層浪,所有人都一臉震驚地看著冷落月,心想她莫不是瘋了,在座的武將都無一人敢舉鼎,她竟然不知道天高地厚說要試試。

那鼎砸她身上,就能將她砸成一張餅。

九皇子震驚地瞪大了一雙被臉上的肉擠小的眼睛,驚道:“我冇聽錯吧!皇嫂說她要試試。

左相鬱唯就坐在九皇子身側,看著殿中那五官未變,卻美得渾身都在發光,宛如九天玄女的女子,說:“九皇子殿下冇有聽錯。

曾經那個提著一籃子貢品香燭爬二十個台階,就要停下來歇一歇的嬌柔女子,如今竟然說要試試舉七八百斤重的鼎。

鬱唯也覺得她要麼是瘋了,要麼就是想要胡來。

鳳城絕見冷落月雖然說得漫步經心,卻並不像是在看玩笑的樣子,心道她這是認真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