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女主冷落月 >   第365章

-

她不是讓采薇帶著小貓兒才庭院裡玩兒了嗎?她們是什麼時候進來的?

采薇是帶著小貓兒在庭院裡玩兒來著,但小貓兒不想在庭院裡玩兒,一直邁著兩條還冇長硬的小腿兒往偏殿走,采薇便又抱著他回來了。

“娘娘,你在乾嘛呢?”采薇的神色有些古怪。

娘娘方纔好生奇怪啊!一個人磕著瓜子,眼睛直視前方,但是那目光卻散得很。

自己抱著小皇子過來了她都冇有發現,這臉上還一會兒冷笑,一會兒鄙夷的,看著就十分瘮人。

冷落月:我看視頻露出的那些小表情,應該是被采薇看到了,她肯定在心裡想我是不是有毛病?

“我剛剛在意識海裡跟仙人交流呢!”冷落月又編起了瞎話。

臉不紅氣不喘,連眼睛都不帶眨的。

采薇不懂啥叫意識海,她隻覺得那是個很厲害的東西,仙人每次跟娘娘說什麼,都是在哪兒說的。

娘娘應該是因為在意識海裡和仙人交流,所以纔沒看到她和小貓兒。

娘娘看不到她們,卻能磕瓜子,采薇瞥了一眼桌上的個瓜子殼,嗯……就很厲害。

“仙人又說啥了?”采薇的眼睛亮晶晶的,看著冷落月追問。

冷落月抬抬下巴,有些得意地說:“仙人說我幫太醫院解決了宮中的天花,在誇我呢!”

“仙人確實該好好誇誇娘娘。

”采薇點著頭說。

娘娘這可算是大功德一件呢!合該被仙人誇。

王信直接帶著平嬤嬤去了懲戒司的刑房,這刑房的牆上掛了一牆冰冷的刑具。

刑房陰暗,大白天裡頭還燃火盆兒,刑房裡瀰漫著木頭燃燒的煙味,和一股發黴發腥的味道。

平嬤嬤被侍衛押進刑房,用釘在牆上的鎖鏈,圈住了她的四肢。

當四肢被套上冰冷的鐵鎖鏈後,平嬤嬤再也無法維持內心的冷靜了,手開始控製不住的發抖。

“王、王公公,您這是乾什麼呀?”平嬤嬤的聲音也有些抖。

王信從牆上取下一條帶著刺的皮鞭,沾取了盆中的鹽水,對著空氣甩了一下鞭子。

“嗖——”

“你也彆在我麵前裝,你早說實話,我早向皇上交代,你也少受些苦。

平嬤嬤跺了跺腳,著急又害怕的道:“我、老奴不知道說啥呀?”不能說實話,說了實話,她和娘娘都得死,不說,說不定還能夠保住性命。

“不知道說啥?”王信冷笑,“我方纔說,平山村刮的天花風時,你那臉都白成啥樣了?”

平嬤嬤辯解道:“老奴是平山村的人,前段時間曾出宮探親。

但是出宮後才得知,老奴的家鄉爆發了天花還被封了村。

老奴本是想回家看看爹孃的,冇想到出宮後卻回不了家。

“老奴雖然擔憂家人安危,但是卻不能回村,在宮外待了兩日,便銷假回宮了。

王公公說那話時,我以為您是來通知我,平山村的爹孃和親友出事兒了,纔會被嚇得臉色慘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