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麗小說 >  女主冷落月 >   第358章

-

領頭的侍衛隊長看了冷落月一眼,衝蘭嬪揖手躬身道:“冷落月乃龍翔殿的宮女,又是小皇子生母,此時還抱著小皇子。

我等怕傷著小皇子,實在不敢拿人。

這冷落月若是不服娘娘處置,我等倒是可以去龍翔殿通知一聲,讓龍翔殿的人來處置她。

反正拿人他們是不可能拿人的,這蘭嬪他們又得罪不得,隻能如此說了。

冷落月讚賞地看了侍衛們一眼,這些小夥子很是不錯,不愧是和我並肩作戰過的人。

去龍翔殿通知,不就等於給這賤人找幫手嗎?幫這賤人告狀嗎?蘭嬪憤怒地瞪著說話的侍衛隊長,他們竟然不聽她的使喚,當真是好大的膽子。

瞧,蘭嬪的心多虛,去龍翔殿通知一聲,讓龍翔殿的人來處置冷落月,在她眼中都是給冷落月找幫手,幫冷落月告狀呢!

假山後的鳳城寒和王信臉上都露出了些許意外之色,冇有想到侍衛竟然會向著冷落月。

王信小聲道:“落月有功,這宮裡的人都念著她的好呢!”

這皇宮之中誰人不知,痘疫消除,全靠了廢後。

鳳城寒冷冷地瞥了王信一眼,抬腳從假山後走出。

王信一看,忙高呼:“皇上駕到。

蘭嬪一驚,連忙轉身,隻見一身玄色九爪金龍袍,頭戴龍紋金冠的鳳城寒,沉著臉,揹著手,朝這邊走來。

蘭嬪心中有些慌亂,但是很快又冷靜下來。

冷落月立了那麼大的功,皇上都冇有想著封她為妃嬪,隻是賞了她三千兩銀子罷了。

擺明瞭還是厭惡她的,一個厭惡之人的話,皇上又怎麼會信?

“臣妾拜見皇上。

”蘭嬪規規矩矩地行了禮。

侍衛和蘭嬪的宮女太監也跪在了地上,跪在地上的秋兒痛得麵容扭曲,若不是靠著雁兒,她都跪不住。

所有人都跪下了,就冷落月抱著委屈的小貓兒站著。

蘭嬪用餘光瞥了冷落月一眼,見她站著,差點兒冇咬碎一口銀牙。

自己是嬪,冷落月是宮女,可見著皇上,這嬪跪著,宮女站著,顯得她一個嬪妃還不如宮女似的。

“父皇——”看到父皇,小貓兒癟了癟嘴。

瞧見兒子臉上未乾的淚痕,鳳城寒冷冷地瞥了蘭嬪一眼。

也未喊平身,直接越過跪在地上的蘭嬪等人,走到冷落月麵前,伸手抱過了小貓兒。

皇上走到身後了,蘭嬪她們也跪著轉了個方向,繼續麵對這皇上跪著。

“怎麼回事?”鳳城寒明知故問。

見皇上詢問,蘭嬪立刻掌握先機向皇上控訴冷落月的罪行:“皇上,這冷落月仗著自己是小皇子的生母不但對臣妾不敬,還辱罵臣妾,傷了臣妾的宮女,請皇上替臣妾做主啊!”

“是這樣嗎?”鳳城寒扭頭看了冷落月一眼。

冷落月垂首回道:“算是吧!”

鳳城寒深潭似的鳳眸中閃過一抹意外之色,他還以為冷落月會否認呢!冇想到她竟然承認了。

這蘭嬪所訴倒也不假,雖然是她自己先找的冷落月不快,但是冷落月對她不敬,辱罵,出腳傷人也是事實。-